老山羊眼睛一眯,仔细打量着雷恩,一脸正气地问:“什么买卖?我事先说明,只有维护世界和平这样的光荣事业才配得上我的身份!”

啊呸!

雷恩歪着脑袋,眼神鄙夷:“你咋不上天呢?”

四阶超凡者能飞行,但是负荷很大,人毕竟没有翅膀,凌空而行全靠消耗灵能,支撑不了多久,特别是往上飞行。

鼻孔朝天,老山羊从沙发上站起身,负手而立,一派从容不迫之色:“小子,别卖关子了,有屁快放。

最近两年我刚好处于晋升后的空窗期,勉为其难,可以让你抱紧我的大腿!”

hetui!真是臭不要脸。

腹诽了一句,雷恩也不得不承认,他对这个世界的了解还有所欠缺,见多识广的老山羊刚好可以补足这点。

“罗恩公国,我们合伙,参加泉之晏,收益分配……”

雷恩赶紧发动忽悠神功,拉人上车,一起搭伙搞事情。

计划赶不上变化,老实说,成立荆棘安保公司后,他有想过放弃去参加泉之晏,毕竟战争红利收入不菲,没必要千里迢迢去发一笔横财。

原本的计划也有些冒险,明年是旺年,四阶初的实力有点不够看,不过现在,如果能拉上老山羊,虎口夺食的把握大了很多。

长发飘逸清纯美貌靓丽美少女唯美写真

听着雷恩的叙述,一开始老山羊脸上还不以为然,很快,他就陷入了沉思。

摸了摸下巴,老山羊沉声道:“按照你的计划,事情大有可为,不过,这很招人恨,一旦事情败露,那些人怕是会气得剥了我们的皮。”

他其实心动了,雷恩的计划很阴险,但操作得好,怕是能弄到好几口泉眼。

雷恩一脸不耐烦地说:“就问你干不干,不做就保守秘密,当我没说过。”

实在不行,就去忽悠别人,反正是明年的事,准备时间很长。

“唉,这让我良心难安啊,也罢,这人世间的罪恶,就让我一力承担吧!”

老山羊挺起胸膛,声音悲壮,一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圣人姿态。

贱人就是矫情,有钱赚还这么多废话,雷恩被恶心坏了,骂骂咧咧的说:“你厚颜无耻的模样,亮瞎了我的眼。

就这么说定了,反悔的家伙生儿子没把!”

老山羊闻言搓搓手,也不介意,重新一屁股坐下,躺在了沙发上。

这时,穿着西服套裙,踩着红色高跟鞋的苏珊娜走了进来,把一份文件递给了雷恩。

老山羊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的丝袜美腿,啧啧称奇:“雷恩小子,我现在很羡慕你,有这种赏心悦目的女秘书伺候。”

还没等雷恩说什么,苏珊娜转身离去,留下一句话:“你们两个男人好好玩,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

雷恩一头黑线,拿起苏珊娜给的文件,一目十行地过了一遍,旋即松了口气。

最近公司的流动资金其实不足,目前第二批坎高人还没住进来,只获得了一半的租金。

而开支太大了,购买原力枪械,发工资,租赁员工宿舍,还有租赁农场,都是销金窟。

好在,有了个好消息,住进阳光小区超过一周后,一小部分坎高人被忽悠得开始大手大脚的花钱了。

…………

阳光小区08单元,已经是早上10点,二阶图腾勇士扎莫起床了,他睡眼惺忪的坐在木制床沿边,脑袋还有些晕乎乎的。

昨晚好像喝得太多了,没办法,酒吧舞池中的姑娘们太热情了,还有她,她是那么迷人。

千娇百媚,顾盼生辉,白皙的俏脸,诱人的红唇,前凸后翘……特别是那双穿着黑丝袜的大长腿,往床上一架,简直让人嗨到爆炸。

她太性感和漂亮了,让人欲罢不能,不能再想了,会使人发疯的。

扎莫拿起一块蓝色的毛巾,用清水洗了一把脸,然后用手揉了揉自己有点酸疼的腰。

昨晚太疯狂了,酒精,音乐,舞蹈……他不记得自己滚了几次,总之,还是她把他送回来的。

扎莫用剃须刀把胡子刮干净,在水盆里洗了个头,擦干后抹好发胶,把梳头发笔挺。

然后他穿上在小区店里新买的高档西装,拿出一条黑色领带,系好。

接着换上了鞋店里买的黑色皮鞋,用刷毛沾了点鞋油擦得锃亮,最后拿起一瓶男士香水,往身上喷了一点。

很好很帅气!

扎莫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仪容,看着镜面中清爽干净的自己,点了点头。

他知道,外人不喜欢族人们那种粗犷的打扮,如果穿着布衣,戴着骨饰和羽毛,会被人鄙视。

姑娘们也不喜欢邋遢的人,她们喜欢体面的绅士,有个词叫什么来着。

时尚!

没错,就是这个词,追求潮流,风度翩翩,出手大方,你就是舞厅,酒吧,赌场这些地方最受欢迎的客人。

至于钱财,完全不是问题,能用钱解决的事,都不叫事!

他是图腾勇士,身家不菲,而且他惊讶的发现,祖上传下来的那些异兽身上的材料,居然那么值钱。

金纹花蛇的蛇蜕,沙雕的鸟喙,月灵藤的枝条……这些用不上的破烂,在这能卖出大价钱。

哈哈,卖掉这些东西,他可以肆意挥霍。尽情享受人生,提高生活质量,没错,她是这么说的。

扎莫穿戴好,走出帐篷,下意识用手遮挡了一下刺眼的阳光,眼睛微眯。

帐篷外面,不少穿着粗布麻衣的坎高人妇女在洗衣服或洗菜,也有头发乱糟糟、身上脏兮兮的孩子们在打闹。

眼中闪过一丝鄙夷和厌恶,扎莫面无表情地走在帐篷区的方格状小路上。

他已经结婚了,不过两天前,他又租下了一顶帐篷,让他的两个妻子住到了另一个单元。

扎莫现在对自己的两个妻子一点兴趣也没有,她们倒也不算丑,但太过愚昧,不仅打扮老土,而且一点情趣也不懂。

族中的女人总是唯唯诺诺,低声下气,也不懂得伺候男人,让他没有一点征服的欲望。

相比之下,他更喜欢酒吧里的那些“技术”强的姑娘。

“扎莫,你怎么这样一副打扮?”

扎石肩上扛着一袋米,赤着上身,披头散发,他目瞪口呆地看着迎面走来的时尚达人──扎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