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

酒店包房内。

“小腾!你消停的,别在这扯淡!”杨东看见腾翔要对张明玉动手,当即一声呵斥,喝断了腾翔的动作,林天驰也伸手按下了腾翔攥着酒瓶子的胳膊。

“我他妈原本以为,你们跟长锦的人有区别,现在一看,你们这些社会渣子,都他妈一个熊色!”张明玉指着杨东等人一顿臭骂,随后怒气冲冲的扬长而去。

“哎呀我艹,这他妈都是哪跟哪啊?”林天驰看见张明玉离开,气的胸口起伏:“我他妈花钱请他吃饭,难道还请出错来了吗?”

“这事确实有点怪,张明玉刚才的态度,转变的有点太快了。”杨东皱眉嘀咕了一句之后,挠了挠太阳穴:“刚才张明玉在通话中,提起了医院这个词,再加上他对咱们的态度,估计医院那边的事,八成跟咱们有关!”

“这事怎么可能跟咱们有关系呢,咱们现在跟张明玉的冲突,完就在于征地这件事情上,而且咱们家里的人,也一个都没动!”林天驰解释了一句,脸色更加阴沉:“而且话说回来,我如果要是真想扯社会上这些手段的话,那么张明玉来赴宴,我直接收拾他就行了呗,还他妈绕那么大的弯子,去动别人干鸡毛呢?”

“张明玉就是个普通的小老百姓,社会上的这些事,他哪懂啊!”杨东说话间,也拿起了桌上的包:“这事不太对劲,咱们得过去看一眼!”

“行,走吧!”林天驰和腾翔听见这话,也纷纷起身,跟杨东一起离开了酒店包房,向电梯间走去。

……

杨东他们下楼之后,正赶上张明玉的FJ倒出车位离开,三人也坐进自己的车里,远远跟上了上去。

酷路泽FJ内。

清新阳光照耀的俏皮丽人

“张叔,杨东他们那伙人,开车跟上咱们了!”司机小董顺着倒后镜,看见后面的迈腾之后,开口说道。

“他们跟着咱们,肯定是因为做贼心虚了!”张明玉此刻对于杨东他们一点好感没有,所以下意识间,已经百分之百的笃定,杨东他们今晚叫他吃饭,就是个圈套,更认为邹德昊的事,绝对是他们干的。

“张叔,你说他们不会跟咱们俩也舞刀弄枪的吧。”小董手心冒汗,心里有点没底的问道。

“咱们也没犯法,你怕啥的?他们既然愿意跟着,就让他们跟着,你就往医院开,反正老邹他媳妇已经报警了!到了医院之后,正好让警察把他们这群盲流子都他妈抓起来!”张明玉借着酒劲,张嘴就骂了一句。

“铃铃铃!”

与此同时,张明玉的手机铃声再度响起,看见副厂长郭盛打来的电话,张明玉直接按下了接听:“喂,老郭?”

“老张,你在哪呢?”郭盛直截了当的问道。

“我往医院走呢,咋了?”

“我艹!你也让聚鼎公司的人盯上了?”郭盛语气意外的追问道。

“你这话什么意思,聚鼎的人也找你了?”张明玉先是一怔,随后磨着牙问道。

“可不是吗!今天晚上,我刚买完菜回到家,就发现我们家的玻璃让人给砸了,幸亏我没在家,要不然,还指不定得出什么事呢!”郭盛语速很快的回应道。

“妈了个B的!今天晚上不光你,一车间的老邹家里也去人了,而且老邹还让人拿刀给捅了,现在正在抢救呢!”

“老邹出事了?在哪个医院啊?我得去看看!”郭盛毫不犹豫的接话道。

“医大一院二部,你先过来,咱俩见面聊吧。”

“你等我吧!”

“嘟…嘟……”

郭盛扔下一句话,直接挂断了电话。

……

十五分钟后,张明玉赶到医院楼下之后,步履匆匆的走进了医院大厅,人刚一到急诊室门口,远远就看见了在门口焦急等待的赵艳红,还有邹德昊的儿子邹洋。

“张厂长,你来了!”赵艳红母子看见张明玉到场,双双迎了上来。

“老邹怎么样,手术做完了吗?”张明玉看着眼圈通红的赵艳红,张嘴问道。

“人还在手术室里面,医生刚刚说,老邹的胃受了伤,需要切除一部分。”赵艳红提起这茬,声音再度哽咽。

“我们已经报警了,警察马上就到!”邹洋也随即插了一句,抿着嘴唇道:“张叔,今天这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好端端的,怎么还有人上门找我爸的麻烦呢?”

“你们别着急,只要老邹平安,这就是好事!其余的事情,等老邹的情况稳定之后,我再慢慢跟你们解释!”张明玉安抚一句,随后看着司机小董:“你先去收费处,给老邹存上五万块钱医药费,这钱走公账!”

“哎!”小董应了一声,迈步就向大厅那边跑了过去。

“踏踏!”

与此同时,杨东和林天驰、腾翔三人,也迈步走到了手术室门前。

“张厂长,人怎么样了,还好吗?”林天驰看着亮灯的手术室,张嘴问了一句。

“我不用你们在这猫哭耗子假慈悲!这地方不欢迎你们!你们马上给我走!”张明玉一点面子不给的下达了逐客令。

“呼啦啦!”

与此同时,走廊另外一侧,再次走来了一群人,为首的是鑫发厂的副厂长郭盛,在他身边,还跟着六个三四十岁,膀大腰圆的老爷们,这些人,都是鑫发厂的员工。

“老张,老邹的情况怎么样了?”郭盛迎上来之后,面色急切的问了一句。

“人还在手术,但是胃切除了一部分。”张明玉解释了一句,随后看着郭盛身边的几个人:“现在老邹这边正在做手术呢,你带这么多人过来干什么,还不嫌乱啊?”

“我这不是怕那些人找到医院来报复吗,所以就在保卫科抽调了几个人,过来负责老邹的安!”郭盛说话间,将目光投向了张明玉身旁的杨东几人:“老张,这几位是……”

“他们是聚鼎公司的。”张明玉冷着脸解释了一句。

“哎呀我艹你妈的,你们是不是有点太他妈欺负人了?!真当我们鑫发厂的人都是让你们随便捏的软柿子了,是吗!”郭盛了解几人的身份以后,嗷的就嚎了一嗓子:“妈了个B的,伤完了人,你们还追到医院耀武扬威来了?!”

“这位大哥,你先别激动,今天咱们之间,肯定是有一些误会,而且我们过来,也是为了处理这些误会的,绝对没有恶意!”林天驰开口安抚了一句。

“去你妈的!谁他妈是你大哥!我他妈跟你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说的!都愣着干什么!收拾他们!给老邹讨一个公道!”郭盛根本没理会林天驰的解释,猛地往前一挥手。

“呼啦啦!”

郭盛话音落,边上的几个中年,都奔着杨东等人扑了上去,今天郭盛带来的几个人,都是厂子里的刺头,一听见他发话,直接就开干了。

“咱们有话好好说!别动手!”杨东看见场面有些失控,张嘴就喊了一嗓子。

“你现在知道好好说了,拿刀捅老邹的时候,你寻思你爹个篮子了?”一个率先冲上去的中年暴喝一声,对着杨东的脸上就是一拳。

“刷!”

杨东侧身躲开对方的拳头,没有还手,退了一步拉开了与对方之间的距离:“事情现在还没有定论,你们别激动!”

“嘭!”

话音未落,杨东再次被人一脚踹在肚子上,身体接连后退,撞在了墙壁上。

“妈了个B的,我真是给你们脸了!”原本站在旁边,始终没吱声的腾翔看见杨东挨揍了,嚎了一嗓子之后,对着那个动手的中年脸上,一拳就闷了上去。

“咕咚!”

中年脚下一滑,人应声而倒。

“他妈的,你们还追到医院来打人是吧!”

“妈了个B的,你们这群畜生!”

“整死他们!”

“……!”

随着腾翔开始还手,张明玉那边的人群情激奋,除了张明玉和赵艳红之外,郭盛和他带来的几个人,以及邹洋,还有刚刚缴费回来的司机小董,一共十来个人,瞬间把杨东他们三个围在中年,两伙人直接在手术室门前,叮叮咣咣的干了起来。

“嘭嘭!”

杨东单手拽着一个人的前衣襟,对着他头上怼了两拳之后,随即被人一拳打在鼻梁上,鼻子开始哗哗淌血。

因为杨东他们赶来医院,原本就是奔着处理事情来的,为了避免矛盾激化,并没有带太多的人,再加上郭盛这么一搅合,直接就导致了局面的失控。

短短几十秒的功夫,林天驰就被人给拉扯着放倒在了地上,开始抱着头不断打滚,腾翔的上衣也被撕碎了,杨东更是靠在墙上,不断抬手反击,但是在这种双方都没有武器,完用拳头互博的情况下,人数多的一方,绝对是占有优势的,很快,腾翔也被人一脚踹在腿上,狼狈倒地。

“小腾!”

杨东靠在墙壁上,连续放倒了两个人之后,余光看见腾翔倒地,下意识的向他那边窜了一步,准备把人扶起来。

归根结底的说,杨东今天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先跟张明玉把关系搭上,从而在接下来的征地过程中,能够顺利一些,所以在这个计划里,他是没准备跟鑫发厂的人起任何冲突的,可是事情发展到此时,双方的矛盾已经被激化到一个顶点了,杨东虽然处于自保的前提下进行了反击,但是并不想把事情闹大,所以打架的时候,也没下死手,他现在的想法,就是带着腾翔和林天驰先退出去,否则两伙人一旦在医院把事情闹大了,可就真的站在对立面上了。

杨东心里虽然想法不少,但鑫发厂那边的人,此刻义愤填膺,完是奔着报复在动手,所以杨东这边刚一动身,后面的一个人抓住机会,对着他的后腰就是一脚。

“咕咚!”

杨东猝不及防,也应声扑倒在了地上。

“你们几个都给我躲开!今天我弄死他们!”

随着一声呼喝,刚刚在旁边的医生办公室里拿出了一把剪刀的邹洋,奔着杨东就扑了上去,今天这个场合,郭盛动杨东,是带着目的来的,而已经打红眼的邹洋,心里什么想法都没有,只想着捅死杨东,给他爸报仇。

“踏踏!”

听见喊声,几人齐齐后退,邹洋两步窜进人群,手里的剪刀闪着森森寒芒。

最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