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着吧,”马杰沃随口回答说:“等我们解放了哈尔科夫之后,上级会把你们营重新补充起来的。”

“什么,要等到哈尔科夫解放之后,再对我们进行补充?”古察科夫惊诧地反问道:“那么在接下来的战斗中,我们是不是只能坐在一旁看热闹了?”

“没办法,”马杰沃颇为无奈地说:“如今司令员同志手里也没有多余的部队,就算想给你们补充,恐怕也是力不从心。你总不希望像第182师那样,补充几千没有任何战斗力的老弱残兵,结果这次连参加战斗的资格都没有。”

第182师在库尔斯克会战期间,补充了几千没有战斗力的老弱残兵,导致部队的战斗力诶稀释一事,古察科夫作为营级指挥员自然是知道的,他可不想重蹈覆辙,只能苦笑着摇摇头,说道:“团长同志,您说得对,也许我们真的要等到解放哈尔科夫之后,才有机会得到新的补充。”

“古察科夫少校,既然你如今手下也没有几名战士了,不如先到我的团部干一段时间,等上级重建一营时,你再回去当你的营长。你看,怎么样?”

马杰沃的提议,古察科夫陷入了沉思。虽说如今一营名存实亡,但如果自己真的去了团部,充其量就是个打杂的角色,同样会很长时间无法参加战斗。对于不能参加战斗这一点,古察科夫的心里是非常抵触的。

“想想吧,古察科夫少校。”见古察科夫迟迟没有回答,马杰沃知道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选择题,便通情达理地说:“我给你二十四小时,你好好地考虑一下,看究竟是留下还是暂时到团部来帮忙。”

没等古察科夫说话,门口便出现了一名少尉军官。他没有立即进门,而是用目光朝室内掌握,似乎在寻找什么人。

果里亚一眼就认出对方是自己营部的军官,连忙走过去,低声地问:“少尉同志,有什么事情吗?”

“营长同志,电报。”少尉从兜里掏出一份叠得四四方方的电报,递给了果里亚,同时补充说:“是师部发来的电报。”

虽然少尉说话的声音很低,但马杰沃还是听到了他所说的内容,连忙扭头问道:“师部的电报?上面都说了些什么?”

听到马杰沃这么问,果里亚连电报都没有打开,便直接递给了马杰沃,态度恭谨地说:“团长同志,请您过目。”

活力阳光下的清纯美少女操场写真图片

马杰沃展开电报只看了一眼,便抬起头问少尉:“少尉同志,你们的电台在什么位置?”

“就在隔壁房间。”

“带我过去。”马杰沃说着,将手里的电报塞进了果里亚的手里。

古察科夫看到马杰沃跟着少尉急匆匆地朝外面走,连忙凑过去问果里亚:“果里亚,师部的电报都写了些什么?”

果里亚快速地看完电报上的内容后,将电报递给了古察科夫:“师长问我,是否有你的消息。如果你还活着的话,就立即给他发电报,他需要立即向司令员同志汇报。司令员同志已经连着发了五份电报,都是为了打听你的情况。”

得知索科夫一直在关心自己的安危,古察科夫的心里还是蛮感动的。不过对于站在自己面前的果里亚,他的心里也充满了感激之情,刚刚自己和剩下的指战员都被敌人压缩到了会议室,如果不是果里亚及时带着援军赶到,估计自己此刻已经变成了一具冰凉的尸体。

“果里亚,我还要谢谢你。”古察科夫握住了果里亚的手,竭力用平稳的语气说:“如果不是你及时率领部队赶到,估计我此刻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瞧你说的,古察科夫。”果里亚笑呵呵地说道:“我们都是战友嘛,见到战友遇到了危险,我怎么能袖手旁观呢?”

“对了,你是怎么打算的,去不去团部工作?”

“我还要考虑一下,”古察科夫苦笑着回答说:“我觉得自己去了团部,估计就是一个闲职,要打仗也轮不到我。”

两人刚说了几句话,少尉便再次出现在门口,他挺直身体向果里亚报告说:“营长同志,团长请您过去一趟。”他说完这话之后,目光又转向了古察科夫,补充道,“还有您,古察科夫少校,团长请您也过去一趟。”

跟着少尉来到隔壁的房间,正好看到马杰沃将手里的耳机和送话器还给了报务员。马杰沃转过身,对古察科夫说:“少校同志,我刚刚和师长通过话,他说司令员同志自从你们营和我们失去联系后,就一遍遍地给师部发电报,请求我们要尽快搞清楚你的下落。看样子,司令员同志非常担心你的安危。

师长对我说,你的部队既然已经被打光了,再留在前沿也没有多大的用处,不如尽快返回集团军司令部。如果有可能的话,最好能留在司令员的身边工作。”

对马杰沃的这种说法,古察科夫倒是有些心动,他想到索科夫就是在指挥部里坐不住的主,一有时间就会往前沿跑的主,自己若是跟着他,没准真的能捞到仗打。不过他并没有立即做出答复,而是试探地问马杰沃:“团长同志,我想问问您的意思。您同意我带剩下的战士返回集团军司令部驻地吗?”

“古察科夫少校,让你带人返回集团军司令部驻地,是师长亲自下达的命令。”马杰沃对古察科夫正色说:“你在军队里待的时间也不短了,应该知道上级的命令只能执行,而不是进行讨论。明白了吗?”

“明白了!”

“既然明白了,那就快点带上你的人,返回集团军司令部吧。”马杰沃冲古察科夫点点头,说道:“你们的任务已经完成,就安心地到后方去休整吧,我会为你们安排好车辆的。”

时间过了一个小时,有战士进来向马杰沃报告:“团长同志,卡车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出发。”

“古察科夫少校,”得知卡车已经准备好了,马杰沃转身对古察科夫说:“送你们回后方的卡车,就停在外面的空地上,你们现在就出发吧。”

说着,他向古察科夫伸出手,友好地说:“希望我们能早日重逢,祝你好运!”

古察科夫带着还活着的手下,离开了住院大楼,朝停在开阔处的卡车走去。

就在准备登车时,二连长叶戈尔忽然说道:“营长同志,我们要离开这里,但一连长和两百多名战士,都留在了这里,我想到前面的废墟去看看,权当是缅怀他们。”

听到叶戈尔的提议,古察科夫的眼圈不禁一红,他想到纳尔瓦和一连的指战员,基本都被埋葬在这座建筑物的废墟里,今天离开后,还不知什么时候才有机会再次回来。因此他冲叶戈尔点点头,表示自己同意他的建议。

叶戈尔带着几名战士走进废墟后,谢廖沙来到了古察科夫的身边,掏出香烟递给他一支,随后说道:“少校同志,别灰心,既然这次是司令员同志亲自发话,让你带着剩下的人回集团军司令部的驻地,想必对你另有任用。”

“另有任用?”古察科夫想到谢廖沙是索科夫的老友,肯定知道不少自己不知道的内幕,连忙问:“谢廖沙,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风声?”

“我什么风声都没有听到。”谢廖沙摇摇头,否定了古察科夫的说法。但看到对方一脸失望的样子,赶紧补充说:“不过你应该知道司令员同志的脾气,他既然急着把你从前沿调回去,证明他心里早就想好了如何安顿你。据我估计,你回去后,没准能在集团军司令部的警卫部队里,混个一官半职的。”

“等着吧,”马杰沃随口回答说:“等我们解放了哈尔科夫之后,上级会把你们营重新补充起来的。”

“什么,要等到哈尔科夫解放之后,再对我们进行补充?”古察科夫惊诧地反问道:“那么在接下来的战斗中,我们是不是只能坐在一旁看热闹了?”

“没办法,”马杰沃颇为无奈地说:“如今司令员同志手里也没有多余的部队,就算想给你们补充,恐怕也是力不从心。你总不希望像第182师那样,补充几千没有任何战斗力的老弱残兵,结果这次连参加战斗的资格都没有。”

第182师在库尔斯克会战期间,补充了几千没有战斗力的老弱残兵,导致部队的战斗力诶稀释一事,古察科夫作为营级指挥员自然是知道的,他可不想重蹈覆辙,只能苦笑着摇摇头,说道:“团长同志,您说得对,也许我们真的要等到解放哈尔科夫之后,才有机会得到新的补充。”

“古察科夫少校,既然你如今手下也没有几名战士了,不如先到我的团部干一段时间,等上级重建一营时,你再回去当你的营长。你看,怎么样?”

马杰沃的提议,古察科夫陷入了沉思。虽说如今一营名存实亡,但如果自己真的去了团部,充其量就是个打杂的角色,同样会很长时间无法参加战斗。对于不能参加战斗这一点,古察科夫的心里是非常抵触的。

“想想吧,古察科夫少校。”见古察科夫迟迟没有回答,马杰沃知道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选择题,便通情达理地说:“我给你二十四小时,你好好地考虑一下,看究竟是留下还是暂时到团部来帮忙。”

没等古察科夫说话,门口便出现了一名少尉军官。他没有立即进门,而是用目光朝室内掌握,似乎在寻找什么人。

果里亚一眼就认出对方是自己营部的军官,连忙走过去,低声地问:“少尉同志,有什么事情吗?”

“营长同志,电报。”少尉从兜里掏出一份叠得四四方方的电报,递给了果里亚,同时补充说:“是师部发来的电报。”

虽然少尉说话的声音很低,但马杰沃还是听到了他所说的内容,连忙扭头问道:“师部的电报?上面都说了些什么?”

听到马杰沃这么问,果里亚连电报都没有打开,便直接递给了马杰沃,态度恭谨地说:“团长同志,请您过目。”

马杰沃展开电报只看了一眼,便抬起头问少尉:“少尉同志,你们的电台在什么位置?”

“就在隔壁房间。”

“带我过去。”马杰沃说着,将手里的电报塞进了果里亚的手里。

古察科夫看到马杰沃跟着少尉急匆匆地朝外面走,连忙凑过去问果里亚:“果里亚,师部的电报都写了些什么?”

果里亚快速地看完电报上的内容后,将电报递给了古察科夫:“师长问我,是否有你的消息。如果你还活着的话,就立即给他发电报,他需要立即向司令员同志汇报。司令员同志已经连着发了五份电报,都是为了打听你的情况。”

得知索科夫一直在关心自己的安危,古察科夫的心里还是蛮感动的。不过对于站在自己面前的果里亚,他的心里也充满了感激之情,刚刚自己和剩下的指战员都被敌人压缩到了会议室,如果不是果里亚及时带着援军赶到,估计自己此刻已经变成了一具冰凉的尸体。

“果里亚,我还要谢谢你。”古察科夫握住了果里亚的手,竭力用平稳的语气说:“如果不是你及时率领部队赶到,估计我此刻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瞧你说的,古察科夫。”果里亚笑呵呵地说道:“我们都是战友嘛,见到战友遇到了危险,我怎么能袖手旁观呢?”

“对了,你是怎么打算的,去不去团部工作?”

“我还要考虑一下,”古察科夫苦笑着回答说:“我觉得自己去了团部,估计就是一个闲职,要打仗也轮不到我。”

两人刚说了几句话,少尉便再次出现在门口,他挺直身体向果里亚报告说:“营长同志,团长请您过去一趟。”他说完这话之后,目光又转向了古察科夫,补充道,“还有您,古察科夫少校,团长请您也过去一趟。”

跟着少尉来到隔壁的房间,正好看到马杰沃将手里的耳机和送话器还给了报务员。马杰沃转过身,对古察科夫说:“少校同志,我刚刚和师长通过话,他说司令员同志自从你们营和我们失去联系后,就一遍遍地给师部发电报,请求我们要尽快搞清楚你的下落。看样子,司令员同志非常担心你的安危。

师长对我说,你的部队既然已经被打光了,再留在前沿也没有多大的用处,不如尽快返回集团军司令部。如果有可能的话,最好能留在司令员的身边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