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昏侯墓那边,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第二,向南早早地赶到了西江省博物馆业务副馆长熊嘉正的办公室里,第一眼见到对方时,他都吓了一跳。

一个星期没见,熊嘉正不仅瘦了一圈,而且还黑了不少,两只眼睛里满是红血丝,一看就是睡眠不足导致的。

当然,碰到海昏侯墓这么一个考古大发现,事情确实比较多,睡眠不足也是正常的。

更关键的是,看到那么多重要文物一件又一件地从古墓葬里被发现,熊嘉正这些人就是想睡也睡不着啊。

“已经将主墓室的棺椁打开了,在里面发现了一枚写赢刘贺’名字的玉印。”

起这个,熊嘉正到现在依然还有些兴奋,毕竟凭着主棺椁里的这枚玉印,就已经能够确认海昏侯墓的墓主,就是第一代海昏侯刘贺了。

一群考古专家们为了这个绞尽了脑汁,如今终于有了确切的答案,怎么能不激动?

向南也很开心,问道:“除了这个,还有其它重要文物吗?”

“当然!”

熊嘉正眉飞色舞,他道,“除了有玉璧、玉书刀、金饼之外,在主棺椁里还有一张包金丝缕琉璃席!”

“这张包金丝缕琉璃席,是由384块琉璃片再加上金丝编制而成,整张琉璃席看上去做工精致,十分漂亮。专家判定其珍贵程度还要在金缕玉衣之上,因为迄今为止国共发现金缕玉衣二十余件,但是这样的琉璃片用金丝串起来的,迄今只出土了两件。”

13岁粉嫩小精灵糖果色写真图片

顿了顿,熊嘉正又道,“此外,在尸骸的腰部还发现了玉带钩,旁边还有刘贺的佩剑等等。”

向南点零头,包金丝缕琉璃席,的确是很珍贵了,因为在汉代初期时,西域琉璃制作技术尽管已经传入了中原,使琉璃作为随葬品成为可能,但包金的丝缕琉璃席在汉墓考古发现中还是比较罕见的。

之前在扬州“妾莫书”曾经出土过铜缕琉璃衣,在连云港市东海县尹湾汉墓中也曾出土过琉璃匣,不过文献中并没有关于琉璃席的明确记载。

对于这些,向南听过就罢,这些考古内幕,对于他而言并不是特别重要,他更关心的是这次出土文物中有哪些是需要修复的。

“我去修复室看看吧。”

大概了解了主棺椁开启的情况后,向南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道,

“墓室主棺椁都开启了,出土文物也应该清理得差不多了,等到这一批出土文物修复完毕,文物修复组也基本上可以解散了。”

至于后期出土的一些零星文物,自然是由西江省本土的文物修复师们来处理,总不能什么事都依靠向南他们来做。

“嗯,估计用不了多久就可以结束了。”

熊嘉正心情相当不错,在西江省境内发现了这么一座大型古墓葬,对于他们这些本土的考古专家来,也是一次机遇。

他笑着点零头,道,“这一次,还真是多亏了有你们的大力援助。”

“现在这个,还早零。”

向南朝他摆了摆手,转身急匆匆地离开了熊嘉正的办公室。

下了楼,向南就直奔玉石器修复室。

这一次主椁室里出土最多的,还是玉器,其中包括了玉耳杯、鸡心形玉佩、玉环以及螭纽“刘贺”玉印等。

这些玉器的玉质大多是和田玉,做工精美,表明了墓主人身份和地位的高贵。

向南在玉石器修复室里转了一圈,这里的修复师们一个个正忙着将这批新鲜出土的精美玉器清理干净。

实际上,这批玉器大多完整,只有少量采用浮雕技术的玉环有些微残损,像这种残损不大的文物,在文物修复界里一般不对它们进行处理,保留着残缺部位,也是一件文物历经悠久岁月的见证,更是判断文物真伪的“证据”之一。

向南在装有文物的箱子里随意扫了两眼,忽然看了两根黑色的管子,被随意放在了一堆初步被判定为三级文物的玉器当郑

向南眼尖,随手拿起这两根黑色的管子细细地看了一遍,忽然喊住了一位正在清理文物的博物馆工作人员,问道:

“这两根管子,是什么地方发现的?”

这位工作人员正忙着呢,听到有人问话,正有些不耐烦,抬头一看是向南来了,连忙站起来仔细看了看向南手中的这两根管子,道:“好像是在主椁室的棺椁里发现的,我去查查看。”

着,他就跑到一旁的电脑上查询了起来。

海昏侯墓出土的每一件文物,都是有记录的,包括什么时间,在什么位置出土的,是哪一位考古人员发现的等等信息,都一一记录在案,方便以后查询。

趁这位工作人员查询出土信息的时候,向南又将这两件玉质管子拿起来仔细打量了起来。

两件玉器都属于和田玉质,一件稍粗,一件稍细,上面都有黑沁,但没有雕刻任何纹饰。其中稍粗的一件玉管,目测长度为20厘米左右;而稍细的那一件则略短一些,目测长度为18厘米左右。

从雕工技艺来,两件长玉管与同时出土的那些玉璧、玉环、玉佩相比起来,都要显得更精美一些。

这时候,那位工作人员也找到了这两件玉管的出土信息,跑过来对向南道:

“向专家,这两件玉管,是在主棺椁墓主尸骸身边发现的。”

“哦,我知道了,谢谢。”

向南朝这位工作人员点头笑了笑,心里面也大致上有了判断——

考古人员大概是“打眼”了,在发现这两件玉管的时候,并没有仔细察看,还以为这是两件普通的玉器,因此随手就将它们放在了一堆三级文物里面去了。

海昏侯墓中的大批精美玉饰,大多数都是出土于主椁室的东、西两侧,而这两件玉管却出土于主棺之中,并且被放置在了离刘贺遗体最近的地方。

这就明,这两件玉管是墓主人生前极为珍爱之物。

刘贺生前的心爱之物,又怎么可能那么简单,会只是两件普通的玉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