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说为的授权使用歌曲这事儿,对方确实有理。硬说侵权,李世信倒也说不出什么。

只是在小剧场上演的话剧作品,用流行歌曲作为背景音乐,又没有造成很大的传播和影响,受到版权方追责……未免有点小题大做的意思。

在脑海里将事情过了一遍,想了想自己这个小剧场,有什么东西值得让华旗这种体量的公司动心思之后,李世信眉头一挑。

其中关节,他大致想通了。

将手插进兜里操作了几下之后,再面对王可欣和杨宽,他脸上的从容淡定消失。

整个人一下子惶恐起来,颤抖着连连道歉;

“哎呀、你瞧瞧我这人老糊涂。真是对不起啊王经理,侵权的事情的确是我欠考虑!您看这样好不好,我立刻修正错误。诚恳道歉,发声明。然后将微博上公布的视频删除,从此在台上不再继续使用。

如果您觉得需要赔偿的话呢,我首演收入一共是七千八百块钱。原本这部分钱是准备捐助给阿尔茨海默症疗养机构的,但是作为经济补偿我先给你们!回头自己再补上,您看这么办……还合适么?”

见李世信一下子慌了,王可欣轻笑一声,“李老师,侵权已经构成。你现在才做补救有什么用?”

“那王经理,我……你想怎么解决啊?”见对方不依不饶,李世信惶恐的问到。

听着李世信害怕到颤抖的声音,王可欣眉毛一挑,对这个效果很满意。

向前压了压身子,加重了语气:“李老师,你们小剧场的收入是一方面,你拿着侵权作品去网上传播,才是摊上大事儿了!这个案子我们要是真较真的话,凭我们华旗集团的法务能力,您至少得陪个十几万您信不信?”

阳光海滩度假美女唯美照片

“王经理……哎呦,您,您别吓唬我,我心脏不好。十几万呐……您就是砸了我这把老骨头,我也赔不起啊…现在我一共手里就有下九千多块钱。要不都给您,成吗?”

大老远过来,我图你那点钱吗?

看着李世信吓得跟个鹌鹑一样,王可欣哂然一笑,觉得时机差不多了。

从椅子上站起了身来,道:“李老师,你想的倒是简单。不过吧,这事儿说大也大,说小也小。以我们华旗的体量来说,也不是什么要紧。只是李老师……”

他又从包里掏出了一份文件,放到了李世信的面前:“现在我这里有一桩合作。《唯有你》这部话剧的版权,现在应该还在您手里吧?如果您有出手意向的话呢,不妨签了这份合同。签了这份合同,那侵权的事情,也就不存在了不是?”

看到面前的版权合同,李世信笑了。

终于走到这一步了。

小伙砸,你这个碰瓷的水准不行啊……

节奏太慢,铺垫太长。

这你能成事儿吗?

这个事儿啊,还得老夫身体力行,给你们这些年轻人好好上一课!

将合同拿起来,看了看上面的意向收购价格,李世信“大惊失色”道:“王经理……你们,你们这不是欺负人嘛!”

啊哈?

正自信满满,等着李世信朝自己要签字笔的王可欣一愣。

什么情况?

什么叫欺负人啊!

一个话剧剧本的影视改编权,给你的意向价格已经是小有名气的剧作家价码了好吧?!

“不是,李老师,这您还不满意?”

李世信明明脸上满是风轻云淡,却用无比愤恨的口吻,吼道:“这个剧本是我花了一个多月,在拍戏的空隙时间写出来的。每一句台词,每一处细节,都是我的心血啊!”

这种表情和语气的分离感,让对面的王可欣一愣!

什么情况?

“本来,这个剧本写出来的时候,就是为了让人关注阿尔茨海默症患者这个特殊人群。所以根本就没想着拿它盈利!你说相中了剧本,要拍成电影让更多的人看到。就算说两句客气话,我送给你都行!可是……你们……你们又是拿侵权威胁我,现在……只给一万块钱的版权费,这是对我人格的羞辱!”

哈!???!!!!??

((0ДQ))?,?(°?°)?

对面的王可欣和杨宽听到这,一时间又是没反应过来。

什么一万?

老爷子你真糊涂了是吗?!

那明明写的是三十万啊!

就在二人凌乱之际,李世信微微一笑,收了功。

掏出兜里的老人机,中止了录音。

施施然站起了身子,玩味的看了看对面的王可欣,笑了:“小伙子,跟你大爷玩儿这个啊?呵,呵!”

“不是李老师你好好看看合同,我们给你的是三十万啊!”

不理王可欣再三重申意向收购价码,李世信直接转身,扶着老腰走出了化妆间。回到了一群老粉之中,施施然坐好。

看着追出来的王可欣,李世信随手对正在收拾舞台地毯的大个子挥了挥手。

“二尕!”

“唉!嘎哈呀老头?”

“把这孙子给我扔出去!”

“得嘞!”

唯李世信是从的大个子也不问为什么,直接从台上呼的一声站起身,橄榄球运动员一般,一个野蛮冲撞将苍蝇一般追着过来的王可欣压在身下。

大个子什么身板?

将近一米九的身高,这一段时间生活稳定,体重窜到了180多斤。东北彪形大汉的身形已经显出来了。

这一下,直接将王可欣压了个七荤八素。

几秒钟之后大个子站起身,拎小鸡一样的,单手将处于僵直debuff状态下王可欣提起。

嫌费事也没走门,直接打开了小剧场的窗户。

“哎?你干什么?放开我!我警告你赶紧给我松开!”

“走你不送!”

(;′???)┘~~~xiu……(┐「ε:)_

拍了拍手,大个子将意犹未尽的目光对准了后出来的杨宽。

看着啪叽一声被扔到窗外的王可欣,杨宽吓了一个哆嗦:“李老师,你听我说!其实咱们没有必要这个样子的,有什么事情可以好好谈嘛!”

现在想起来好好谈?

晚了!

老夫瓷儿都上来了。

不过相比于此前又是咄咄逼人,又是套路连连的王可欣,对于这个脸色略有些苍白,一看就是文字工作者的年轻人,李世信倒没有什么恶感。

冲着大个子挥了挥手,李世信呵呵一笑:“请这位先生从门走。”

“得嘞!”

“李老师,李老师!”

看着被大个子推出去的杨宽,李世信呵呵一笑。

掏出了自己的老年机。

一双枯枝般的修长手指行云流水,完成了删除侵权微博视频,发布道歉声明的操作。

最后,又将一条只有“哀哉!”二字,并附加一条音频文件的动态发送了出去。

看到昨晚的视频删除,侵权道歉声明发布,以及录音文件曝光后三连之后,一下子就沸腾起来的微博,李世信扬了扬眉毛。

啧啧啧、

漂亮。

完美!

套路这种事儿,你还得看这个。

天不生我李世信……碰道万古如长夜!

瓷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