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中的游龙一声长啸,在最后的时刻亦是化为了星星点点游荡而下没入青铜古门之中。

青铜门上一个个异兽形状的图腾开始亮起,沧桑古老的气息散发,遍布天地间。

缓缓打开的大门之中呈现出另一个世界的模样。

极其浓郁的灵气一下子从中如若洪流般冲出来。

所有人顿时双目火热了,这股气息比道院之中还要浓郁数倍!

道院坐落在龙脉之上,灵气本就是外界的好几倍,乃是武修修行的圣地。

而这遗龙秘地之中,这股气息比之道院更加的浑厚。

在里面可以说修行那是一日万里!

青铜门还未完打开,门户之中一道道青光迸射而出,在天空之中汇聚。

青光腾腾,一点点开始扭曲交织,从虚幻变得凝实,最后化为一只妖气冲天的大蟒盘旋在半空中。

青铜门内一层青色的结界如同保护层守护着里面的世界,硬生生将遗龙秘地与外界隔开。

大蟒的气息介于低阶武灵与中阶武灵之间,算不得很强悍,不过相较而言之前兽潮的妖兽要强悍三分。

红裙子文艺少女泰国旅拍图片

这是进入下等宝地必须经历的一道坎,唯有将大蟒屠杀,才能够进入遗龙秘地之中。

十殿的人汇聚在一次,一团团真气爆发,七百多人如同流光般朝着半空激射。

大蟒蛇尾狠狠的拍向人潮,带着恐怖的破风声响起,一道青影如同长鞭般划落而下。

其口中吐出一道道青色的雾气,雾气之中含着麻痹身的剧毒。

锵锵锵锵锵!

无数劲气乱流从四面八方朝上轰击着,落在蟒身上溅起大片的火星。

此物的防御比之众人想象的还要可怕三分。

那些顶尖的天骄没有急着出手,而是在一边静静地等待着。

这条大蟒虽然强悍,可是这边重在人数繁多,而且弟子实力比兽潮的时候更加强悍了。

战斗期间难免也有弟子被击落惨死当场,不过大部分人还是安然无恙。

在这群人的合力之下,大蟒身上伤势越来越重,最后伴随着一道沉闷的声响。

不止是谁发出的一击轰在了蟒身一巨大的缺口上。

大蟒直接被拦腰截断,化为两截,紧接着爆碎在半空中。

一点点青光点点汇聚,似大河涌入结界。

结界的光芒变化,一个蛇形图腾出现在上面。

所有手持蛇牌的弟子纷纷没入其中,没有被阻碍。

徐秋水最后看了一下四周,并没有发现姜空的身影,内心怀着一丝失落之色,整个人冲入了青铜古门中。

一个个强大的天骄也是破空而去。

上官邪婴振翅而行,南宫绝骑着雪狮,紫若极如同化为一道紫色彗星,甚至还有一个盘坐在丹鼎上飞入其中的人。

一时间半空中像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短短十几息内,七百多号人都是消失在原地。

当原地已经无人之际,远处两道流光瞬间破空而来,一黑一白,速度极快朝此推进。

两道流影亦是感受到了彼此的存在,都是相望而去。

白影正是自远处赶来的姜空,他看向黑影,未想到还会有人与他一样迟迟到来。

当他望向对方的时候,两道目光正好撞在了一起。

那人生的一脸帝王相,一下子让他认出来,不由的神色微微一变。

“李玄衣!”

“姜空!”

他们不由自主的同时呢喃一声,见到彼此都带着一丝讶异之色。

未曾想到会在这里提前遇上。

两人并驾齐驱,此时心境都有些许的波澜,神色飘忽不定。

在距离抵达青铜门之前,李玄衣突然发难,一巴掌带着水波般漆黑色的真气拍了过去。

“给我让开!”

真气弥散,在半空化为一只奇怪的巨大爪子重重拍向姜空,势如惊雷。

姜空面色不变,眉宇间露出一丝戾气,亦是一拳隔空相迎。

无量散手震起的硕大火拳横行长空与之交锋。

两者相遇,顿时炸裂出一道道可怕的余波。

流火与黑色真气似利箭漫天激射。

气浪之下,姜空的身形微微的朝后挪移,而李玄衣如同定海神针般不动如山。

那个天生的帝王霸气慢慢自其身上散开来。

他嘴角轻扬,没有继续战斗,转头进入了青铜古门之中。

姜空的面色有些阴沉,这一次简单的交锋,他落入了下风!

此人身上的帝王气让他很不舒服,带给他一种一山不容二虎的感觉。

他走的武道路数本就霸道无比,与这股帝王之道正好相驳!

就像是宿命中不容许一样,姜空隐隐有着感受,宁愿输给其他人都不允许自己输给此人,不然自己在武道上将会永远停滞不前。

就像是内心会有心魔,走不出此人的阴影。

他内心顿生一丝渴望想要击败李玄衣,这种饥渴感比击败南宫绝还要来的强烈。

对南宫绝是恨意,而对李玄衣则是真真正正的战意!

“我会将你拉下神坛!”

他面对着青铜古门沉声道,脸上露出前所未有的坚毅之感。

这一次初步的交锋,让他终于感觉到,自己的武道一途,第一个真正值得力以赴的人到来了!

水镜中其他人亦是见到了这一幕,都是神色各异。

“这个李玄衣果真是强悍啊,帝王天相,帝王气运,真不是空口白话!”

“姜空也不一般啊,正面硬撼李玄衣一击,虽然落入下风,可是新人一代之中又有几人能做到?”

“玄天殿终于出现一个值得注意的人了。”

议论声中,苏止幽眼中不知道是兴奋还是有点点失望。

按理说姜空展现出如此的实力,她应该高兴,毕竟对手可是这一次被誉为最有希望夺下新人王的人。

哪怕是次之的实力,这等天骄也是整个道院顶尖的,在玄天殿十几年来算是天资最强者。

但是不知为何,她心中隐隐有种希望,这一次落入下风的乃是李玄衣。

“或许是我的期望太高了吧。”

她露出一丝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