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培文觉得自己肯定是幻听了。

死的人怎么可能会是崔一剑,对方可是血狼会筑基境级别的杀手。

脑子里的念头是这么想的,可是当沈培文转过身来看着身后的一幕时,他那张毫无血色的苍白面庞上,霎时如同自己女儿一般,瞬间呆滞。

“你……你真的杀了他?”

看着那具倒在楚凡脚下的尸体,沈培文喃喃出口,声音吞吐,带着几分难以置信的颤抖道。

哪怕是亲眼看到崔一剑横尸当场,沈培文也有些不敢相信,死的人竟然会是这样一个筑基高手。

前后不过眨眼的时间,这家伙就杀了一个筑基境修士?

沈培文感觉自己的三观好像被面前这个年轻人狠狠地碾碎了。

崔一剑是谁,抛开他血狼会地字号杀手的身份,此人好歹也是一名筑基修士,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死在他人手上。

要不是身上负伤行动不便,沈培文真的想亲自跑过去,检查检查地上的这具尸体究竟是不是崔一剑。

“不是我杀他,是这家伙非要自己找死。”

看着面前呆若木鸡的父女二人,楚凡耸了耸肩,像个没事人一般说道。

运动的大方体验

随即,他捡起了崔一剑掉落的长剑,以及对方腰间的储物袋。

好歹也是个筑基修士,这家伙能够拥有储物袋,身家应该还算不错。

没时间检查储物袋里的东西,楚凡将这柄黄阶上品的剑器连着储物袋一起,扔进了青铜古戒内。

“不管如何,今日是恩公救我父女二人性命,请受沈某一拜。”

不远处,好歹也是见惯风浪的沈培文反应过来,连忙是激动出口道,说话之时,便打算朝着楚凡跪谢而去。

能够信手之间斩杀筑基修士,还如此面不改色的人,他生平仅见。

他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绝对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犯不着行这么大的礼,救你们只是顺手而为罢了。”

看着沈培文的举动,楚凡顿时无奈道,随即挥手,一股柔劲涌出,霎时将沈培文的身形托住,硬生生的抬了回去。

此时,听到楚凡这话,饶是沈培文父女俩,不禁也有些尴尬。

原来楚凡压根就没打算管这档子闲事,纯粹只是碰巧路过罢了,而这崔一剑也是倒霉,自己对楚凡起了杀心,结果反而是被楚凡给反杀了。

虽然没能够亲眼看到楚凡出手,但是就凭刚才感受到的这股力量,沈培文也猜到楚凡的实力,只怕是远远超出崔一剑的存在。

“看样子,今晚是不用回石苗镇了。”

站在原地,看了一眼漆黑的夜色,楚凡摇头叹道。

谁愿意在这深山老林里过夜,只是碰上这等麻烦事,耽搁了楚凡不少时间。

……不多时。

山林之间,就在距离崔一剑身死不远处的空地上。

火堆燃起,三道人影围着火堆而坐。

沈培文受了伤,此时在女儿的照料下,已经包扎好了右肩的伤口。

“还未请教,恩人名讳!”

做完这一切,沈培文看着坐在一旁不远处正在闭目养神的楚凡,开口询问道。

楚凡救了他父女二人一命,虽然只是随手之举,但是对于沈培文而言却是莫大的恩情,他总不至于连自己恩公的名讳都不知道,这未免太过失礼了。

听到自己父亲问及楚凡的名字,坐在沈培文身边,沈冰亦是悄悄地打量着楚凡而去。

虽是夜色,但是她仍旧能够看到对方那张棱角分明的俊逸面庞。

一想到对方刚刚随手便斩杀了一位筑基境高手,沈冰眼中震颤,眉目之间却是不自觉的闪过一丝好奇之色。

这位恩公实力的确挺强的,就是性子好像有些太过冷淡,让人不敢靠近。

“楚凡!”

此时,听得沈培文这话,坐在火堆前的楚凡,轻声应道,甚至连眼皮都未抬一下。

高人总是有高人的风范。

沈培文可不敢觉得楚凡有丝毫失礼之处。

只是在听到楚凡的名字时,眼中神色莫名一顿。

他好像在哪听过这个名字。

很熟悉,但是一时间却是想不起来了。

“什么,你就是楚蛮子!”

然而,就在沈培文身边,听到楚凡名字的那一刻,沈冰却是不由得掩嘴惊呼道。

“哦?

你知道我?”

听到沈冰这话,楚凡却是睁开了双眼,目光隔着火堆看向对方道。

他没想到,沈冰居然知道自己在修者论坛上的绰号。

“冰儿,不得无礼!”

忽然是见到楚凡睁眼看向自己女儿,沈培文心头一紧,连忙向自己身边之人训斥道。

不过话音刚出口,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沈培文面色骤然一僵。

等等,楚蛮子?

沈培文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对楚凡的名字如此熟悉了。

数月之前,沈城斩杀半步武尊李泰安的家伙,不正是叫做这个名字吗?

虽然不是修行界的修士,但是港城沈家好歹也是古武世家,非是寻常势力,怎么可能没有听说过最近一年来,在修行界闹得沸沸扬扬的神秘散修楚蛮子。

灵纹天才,潜龙榜第一,还有对方斩杀半步武尊李泰安的事迹,这些赫赫战绩不仅仅是在修真界,即便是在古武界也是如雷贯耳般的存在。

甚至,据说这次击败玄尘宗长老,让一众宗门弟子在十万大山望风而逃的家伙,也是那个叫做楚蛮子的散修。

“楚凡,不……楚前辈,恕沈某有眼不识泰山,竟然没想到阁下竟然是这般高人。”

沈培文几乎激动到失态道,如果说之前他还对楚凡斩杀崔一剑的事情有些怀疑的话,那此刻在知晓楚凡的身份之后,这点仅存的疑虑,已经是被他抛到九霄云外了。

这可是连半步武尊都能斩杀的狠人,别说一个筑基修士,就算是那筑基圆满的玄尘宗长老,同样也得败在此人手中。

“我的名气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了?”

看着面前看着自己激动无比的父女俩,楚凡有些意外的笑道。

倒是没想到,自己的名字,居然从修者论坛传到了古武界中,连这沈培文父女二人都知道了。

;sripthaptererror();;/s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