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爆发开来,在这颇为安静的小巷里回响了好几声。

高大健壮的田彪,竟是直接被砸落到了地上。

尤其是被打的脸部直接带动整个脑袋,先于身体一步,砸在了地板上,发出一声巨大的声响:“咚!”

这厚实的水泥地板,竟是被砸破了,出现了一个圆形的凹痕!

而田彪那结实的“铁头”若是毫发无损,那也太不给这水泥地面子了所以他的头上也出现了一个血口子,汩汩地往外冒出血来!

他就这样如同倒栽葱一般扎在了地上,随后身体也落了下去,竟是一时爬不起来了!

一旁的田雄瞬间呆滞。

刚刚他还在笑呢,准备看着杨天被打得屁滚尿流、半死不活。

可现在,他的笑容就一下子僵在了脸上,然后渐渐被一抹深深的震惊与不敢相信所取代。

刚刚发生的一切,或许田彪自己都没怎么看清。但作为旁观者,田雄可是看得清清楚楚杨天就那么慢悠悠地走到了田彪的面前,抬起手朝着他的脸扇去。而田彪则是很不屑地抬脚就是一踹。可这脚才刚抬起来,杨天的手忽然以一个诡异的速度落了下去,竟是一下子就扇在了田雄的脸上,直接把他扇在了地上!

这种速度,这种力道,简直恐怖!

养眼清新毛衣美女满满粉红少女心户外写真

田雄都已然懵了这小子是怎么做到的?他凭什么啊?他不也是明劲中期吗?凭什么能跟半只脚踏入安静层次的彪哥对抗啊?

而面对田雄疑惑而惊恐的目光杨天当然没有什么解释的心情。

他看了一眼地上已经爬不起来的田彪,又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田雄,淡然道:“我已经说过了,你们真得挺倒霉的。”

田雄光是被杨天这样看着,就有种仿佛被死神凝视一般的感觉,顿时腿都快软了!他下意识地就想要逃跑!

可就在他连犹豫都还没开始犹豫的时候

杨天的身形陡然飘出。

下一秒,便出现在他的面前。

“啪!”

又是一巴掌。

把田雄也糊在了地上!

不过

这次杨天倒是忘记了一件事这田雄可没田彪那么厉害,头也没那么硬。

所以这差不多力道的一巴掌下去,田雄直接晕了过去,脑袋都破了个大口子,血也流得比田彪快多了,一下子就让他整个脑袋都有些血肉模糊。

杨天拍了拍手,便准备走人他实在没心情跟这些拦路犬浪费时间。

不过这时

一阵衣料摩擦和筋骨活动的声音传来。

田彪从地上爬了起来。

他脑袋上流出的血,将一张本就看上去有些凶厉的脸,染得更加狰狞。

他瞪着杨天,眼中充满着震惊,咬牙道:“你你到底是什么人?哦不你是哪个家族的人?”

杨天淡然看了他一眼,道:“杨家。”

田彪顿时一怔杨家?古武门中好像没有一个姓杨的隐世家族啊。

“天海杨家,”杨天又道。

然后他便又一次出现在田彪面前,挥出一掌,如泰山压顶一般把田彪又一次轰在了地上。

这一掌可比刚刚那一下更加扎实,直接轰得田彪一声闷哼,险些也晕过去。

但终究是没有晕。

田彪听到杨天的话,这才明白过来这小子原来是在戏弄自己!

他痛苦地滚动了一下,然后强忍疼痛,咬牙切齿、目眦尽裂地瞪着杨天,道:“你既然不是古武门中的人,就应该知道得罪古武门的代价!我可是田家的人,你要是再不住手,我保证田家一定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杨天听到这话,顿时有些无奈。

他一脸坦诚地看着田彪,道:“拜托,我本来是准备打完你这一掌就走了的。但你为什么偏要说这种话来威胁我呢?你知不知道我最不喜欢被人威胁啊?既然你这么威胁我,那我还真就想住手也不能住手了。”

杨天长叹了一口气,继续道:“哦对了我想起来了,你刚刚好像说,要废掉我的四肢、废掉我的功夫、还要把我的五脏六腑都打出血,是吧?嗯,这个意见真不错,那我现在就这么做吧。”

田雄听到这话,顿时整个人都是一僵。

他没想到,杨天居然一点都不怕田家,也不怕古武门!

别的他都可以不怕,哪怕打断四肢,也还可以接上。但若是武功被废,那绝对是比死还难受啊!

田雄心中甚至都生出一抹许久未曾有过的恐惧,犹豫着要不要开口求饶。

可就在他犹豫的时候杨天已然下手了。

然后,他除了惨叫,已然再发不出其他任何声音了。

“啊啊啊啊啊!”

把田雄、田彪二人打翻,也就是两三巴掌的事情,不怎么费劲。

但,在不出人命的情况下,控制着力道把田彪打个半死,这还真是个技术活儿,也还有些费劲。

不过,在这个过程中,杨天倒还发现了一些令人惊奇的事情他的武功层次,又一次得到了提升。

武功层次的变化,也没有个仪表盘,只能通过自身来感知,所以也没有那么精准。

前面几次的武功提升,都颇为明显,但还完没有要突破的征兆。

可这一次当杨天仔细感受了一下之后,却发现居然快要达到突破的瓶颈了!

也就是说按照他的推断,只要再有一次这样的提升,他就可以突破气劲初期,达到气劲中期了!

这简直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那么这份提升,又是怎么发生的呢?

杨天往回一想,很自然地就联想到了在洛月家发生的事情。

难道自己练的真是合欢功?

可以往的那些表现又不像啊。

而且,上次和薛小惜“晨练”的时候,武功层次也没有发生任何变化啊。

难道这还有什么特殊的限制不成?

杨天想着想着突然想出了某一种有些令人匪夷所思的可能难不成只有第一次,才会产生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