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回来了?

萧然的事情,查得怎么样了?”

田步晨面色有些不好看。

看得出来,他见田岩没有抓住萧然就回来,有些小生气。

田岩见状,吓得额头冷汗直冒:“家主,昨晚是金春成坏了我的好事。

我派振东哥和强哥去先拖住萧然,金春成却帮着萧然。

我后来偷袭萧然,发现萧然身手相当了得,我不是他对手。”

顿了一下,田岩面色很尴尬,接着道:“我怕打不过萧然,就先开溜了。”

嗯?

萧然的身手还很不错?

田步晨听到这个猛料,先是一惊,连手里的雪茄都忘了吸。

很快,田步晨想通了,又狠笑了一声:“这不怪你。

清新小私房

萧然确实应该身手不凡。

否则,他也不可能杀得了田力。”

田岩终于找到台阶下,连连点头:“是了!萧然身手很好,这更加的说明萧然极可能就是杀死田力的元凶。”

田步晨点点头,面色浮现一股子怒气,重重的一拍桌子:“妈得,这个金春成,居然坏我们的好事。

我得给他打个电话。”

田步晨以前还想着要扶持一下金春成呢,不料就出了这么一个事情。

气冲冲的田步晨,拨通金春成的电话。

“田老哥,什么风把你的电话吹来啦?

能接到您的电话,倍感荣幸!”

金春成欣喜的话语传来。

田步晨听金春成很尊敬自己,这才消了一些怒气。

田步晨觉得金春成是不知道萧然是他的仇人,才会帮着萧然。

如果金春成知道了,他一定不会再帮萧然。

不知者无罪。

田步晨笑将道:“小金啊,我说过要扶持你,不会食言的。”

金春成更加的热情:“哈哈,谢谢田老哥的扶持。

没有您,我也很难坐到今天这个位置。

以后,田老哥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说。”

田步晨听金春成很懂事,是怒气全消,舒心的一笑:“哈哈,小金,你真懂事。

还别说,我今天给你打电话,还真有一个忙需要你帮我。”

金春成立刻传来爽朗的笑声:“哈哈,能有机会帮到田老哥,这是我的荣幸。

田老哥,你有什么事情,直说吧。

我保证倾全力帮你办到。”

田步晨一听,更是喜笑颜开:“小金,我需要你去打残萧然,直接弄死也可以。”

电话里,却没有传来金春成的话语声。

过去了好几秒,电话里也没有回应的声音。

此时的金春成,已经惊得说不出话来了。

金春成可能怎么也没想到,田步晨需要他帮的忙,居然是去打残萧然。

久久没有得到回复,田步晨有些微怒:“小金,刚才你还说只要我需要帮忙,你就倾尽全力帮我。

而现在,你立马就要变脸吗?”

去对付萧然,对金春成来说,确实很难做出决定。

一边是田家,一边是萧然,想要做出选择,确实让金春成确实很为难。

半响之后,终于传来金春成的答复:“田老哥,真对不起,我不会去杀萧然。”

金春成终于做出决定:拒绝!做出这个决定,主要是金春成很尊敬萧然,很崇拜他。

其次,金春成也明白,他就算真的去对付萧然,也不是萧然的对手。

被拒绝了?

田步晨气得唾沫横飞,青筋暴露:“什么?

你敢拒绝我?

要不是我,你有今天吗?

刚才还信誓旦旦,结果马上就变脸了,我真看错你了。”

金春成的话语显得很低沉:“田老哥,你的恩情,我还记着呢。

除了刺杀萧然这个任务之外,你需要我帮你做其他的事情,我绝对不会再食言。”

“滚蛋!我现在就想让你杀死萧然。”

田步晨骂完,又接着威胁:“小金,你听好了,我有实力扶持你,也有实力让你从霸主的位子上滚下来。

我最后给你一个机会,你好好的再考虑一下。”

田步晨的威胁大棒,让金春成头上的压力很重,心里一片冰凉。

金春成迟疑很久,还是语气坚定:“金老,真对不起,这个忙我不会帮你。

还有,萧然很厉害,我劝你不要去得罪他。”

田步晨绝没想到,金春成还铁了心要帮着萧然。

这种铁心的程度,已经到了不顾他自己前程的地步。

“滚吧你。

我们田家去不去得罪萧然,不需要你来劝告我。”

田步晨气呼呼的直接将手机摔了一个粉碎。

吓得田岩赶紧安慰:“家主,你消消气。

金春成忘恩负义,我们以后搞掉他就对了。”

田步晨点点头,示意田岩重新去给他拿一个手机来。

对田步晨这种人物来说,手机就相当于卫生纸。

等田岩取来新手机,田步晨这才拨通凌玉城的电话。

一番寒暄之后,凌玉城问道:“田老爷,你考虑好了吗?”

田步晨语气决绝:“是的,我考虑好了。

我愿意帮助你们凌家打到齐州来,然后一统齐州的地下世界。”

电话另一头的凌玉城,高兴得大笑起来:“太好啦!我就知道您是一个很有眼光的人。”

“我同意跟你们家联手,但我有个条件。”

田步晨补充道。

“请讲。”

“若要我帮助你们凌家,你们首先要替我弄死萧然。”

凌玉城完全没有思考,直接脱口而出:“小事一桩,我绝对答应你。”

凌玉城之所以回答得这么快,是因为他也记恨萧然,正准备查清萧然之后就动手呢。

等电话挂了之后,田步晨才解气的恶狠狠一笑:“萧然,还有金春成,你们都会完蛋的!”

……很快,又是三天过去。

这天下午,萧然准备去上课。

“萧老师,你今天气色不错啊。”

王校长正好跟萧然相遇,先打起了招呼。

萧然见王校长对自己的态度有了很大的改观,客气的笑道:“校长,你的气色也不错。”

然而,就在此时,萧然的手机,收到一条消息:‘萧然,快来救我,我感觉头脑有些发晕。

我好像被下药了。

’消息是徐雅琴发过来的。

还附有一张她所在之处的地址电子图。

徐雅琴出事,萧然当即面色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