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旱魁出现之后,声音僵硬的喊了一句!

林昊对着它道:“此地煞气凝聚,可供你修炼,你去潭水里边修炼去吧!”

旱魁木讷道了一声:“是!”

然后庞大的身躯就那样“噗通”一声跳入水中,开始吸取周围的阴煞之气!

在那旱魁跳入水中之后,四周云雾缭绕的煞气忽然像是漩涡一样开始朝着旱魁的身游走,不一会,旱魁便开始吸收起来!

望着这一幕,林昊不仅暗衬:这旱魁若能吸收此地部阴煞之气,恐怕,就算是闫文海那样的入道者,都禁不住他一击吧!

想到闫文海,林昊就眼眸之中露出嗜血杀意!

“闫文海,阴鬼宗!你们给我等着!等我出幽寒深潭之日,便是灭你阴鬼宗之时!”

……

三天!

眨眼之间,三天时间悄然而过!

这三天内,乌扎还有李雯一直在搬运那些金子,经过三天的搬运,那青阳子所积蓄的金子部被搬空了!本来乌扎连那白玉砌成的“莲花座台”都要搬走,但无奈那玩意太重了,最后只能作罢!

妩媚动人的眼线 勾人魂魄

在他们搬运的时候,林昊则一直守护在顾贝贝身边!

现在的顾贝贝已经宛如植物人一般!

她替林昊挨了闫文海的“九煞尸魂掌”,若不是林昊用自身修为护住了她的命脉,估计她早就香消玉损了!

静静的石洞内,林昊就那样默默坐在顾贝贝身边!

再看顾贝贝,她的俏脸煞白,毫无血色,整个人好似睡着一般的躺在那里!

“傻丫头!!我向你发誓,我一定会治好你!”

林昊轻轻触摸顾贝贝的脸颊道!

来到地球这么久,林昊是第一次真正动情!

哪怕是顾夕颜,林昊都没觉得什么,但顾贝贝不同!

这个丫头之前都为了林昊而心伤……现在竟然为了自己差点连命都不要了!

这份情谊,这份爱,林昊怎能忘?

就在林昊守护顾贝贝的时候,猛然幽寒深潭那边传来一阵阵滚滚嘶吼之声!

林昊听到那声音之后,身子一闪,便快速飞掠过去!

只见幽寒深潭之中,那旱魁在吸收了无尽煞气之后,浑身冒着丝丝气息,就连眼瞳内都变成整个紫黑色,同时他的躯体更是密密麻麻布满了黑色的浮文,那些浮文乃是煞气凝聚而成!!

他一步踏出,脚底宛如硫酸腐蚀一般,发出滋啦啦的响声!

望着如今吸收了无尽煞气的旱魁,林昊嘴角笑了!

“成了!”

“以旱魁如今境界,宗师之下,恐怕无人能敌!!”

“阴鬼宗,你等着,马上我就要毁你满门!”

……

幽寒深潭沙漠上方,只见堆积着一大堆一大堆的黄金!

那些黄金部被乌扎还有李雯搬上来后,就用东西遮掩起来,为的就是怕引人注目!

“哈哈,这些黄金,怕是我天天山珍海味,住别墅,开豪车,也用不完啊!”乌扎躺在炽热的沙地上,忍不住开心大笑道。

李雯也笑道:“是啊!”

“对了,你拿了这些钱,以后要干什么?”李雯突然望着乌扎问。

乌扎挠了挠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只想跟着小老大!”

乌扎说的是实话!

虽然眼下他有这么多钱了,但是他更加希望的是跟着林昊!

自从第一次见到林昊能用手指头夹住子弹的那一刻开始,他就下定决心,这辈子都会跟着林昊!

听到乌扎这么说,李雯没有说话。

“你呢?李小姐?”乌扎突然问向李雯!

李雯美眸眨巴了两下道:“我?我若说,我想跟着林昊,我喜欢他,你信不信?”

“啊?你也喜欢小老大了?”乌扎一听叫了起来。

李雯笑着道:“傻瓜,骗你的!虽然他确实很优秀,但……但……但他毕竟有爱的女人了!何况,顾小姐不惜舍命为他……我,我又能做什么呢?哎……”

一边说,李雯俏脸上浮现出一股哀伤!

有些人,即便爱上了,也无法在一起!

李雯就是这种!

她虽然喜欢林昊,但她知道,林昊不会舍弃顾贝贝!

就在俩人说话的时候,林昊抱着顾贝贝从地道内走了出来!

看到林昊出来后,乌扎赶紧跑了过来!

“小老大,金子我们已经装好了,李美女也联系人过来拉了,咱们马上就要回黑水镇了。”乌扎道。

“不,你们先回去!我还有点事要办!”林昊突然道。

闻言,乌扎一愣道:“小老大,你要办什么事?”

林昊看了一眼怀中那毫无知觉宛如睡觉一般的顾贝贝道:“灭阴鬼宗,杀闫文海!”

……

西疆!

一处隐秘在深山之中的秘密寨子!

这寨子房屋都是漆黑色,房屋外面都挂着黑色魂蟠,魂蟠上面还写着:鬼!

这便是阴鬼宗的总舵所在!

在最前面那栋最大的宫殿内,只见十余名身穿黑色长袍的老者正聚集于此,他们面容怪异,好似在那商量着什么事情!

大殿中央,一尊高达三米的鬼王雕像,狰狞异常,竖立中央!

正上方三个血红的“阴鬼宗”三字,赫然醒目!

“各位,说说吧,关于那个废我徒儿,杀我护法的混蛋,该如何解决?”坐在最中央的一个男人,约莫40多岁!

他穿着一件黑袍,罩着身!

一张脸惨白无血,好似死人一般,就连嘴唇都是青色!

他便是现任阴鬼宗的宗主:姬无双!而宫晓峰就是他最得意的弟子!

大殿下方那些老者们都是阴鬼宗的高手,他们沉默片刻,其中一个三角眼的老者站出来道:“厉鬼索命,阴煞勾魂,我阴鬼宗何时被人如此欺辱过?以老夫之见,现在就该派人去斩杀那厮,以血祭之!”

“莫长老所言极是,我阴鬼宗闯宗这么多年,何曾被人如此欺辱?该杀!”

“对,该杀!”

瞬间,大殿之中所有人都赞成道。

听着他们说完之后,姬无双突然双眼瞅着下面道:“闫文海,你说呢?”

只见在大殿最后面的位置,闫文海慢慢走了出来!

“回禀宗主,那姓林的小子当日在幽寒深潭与千年阴蛇对持,以我猜测,他就算不死,恐怕也会被那千年阴蛇所伤!所以,我也赞成宗主派高手现在趁他虚弱应该杀他!”闫文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