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批大批的鬼军,开始不断奔上城头支援。

有人在与跳上来的秦军打斗。

有人在狠狠往下扔着石块。

有人在弯弓搭箭。

整面城防,一片乱战。

城下,火把攒动,喊杀声响彻夜空。

带着火光的箭雨,在上空来回穿梭。

云梯上,一串串的是秦军士卒。

徐荣右手持刀,左手单拽云梯,正在快速上爬。

可就在他快要攀上城头时,一块巨石却当头落下,好在他反应极快,迅速一抽身,身子吊于半空,才堪堪躲过,但后面的数名秦军,却被砸了个正着,惨嚎掉落。

徐荣连看都没看一眼,单臂一用力,脚下一蹬,纵身而上,直接蹿上了城头。

刚一上来,他就战刀猛挥,顺势砍翻两名鬼军,接着目光一凛,盯向了前方正在指挥的一名鬼将。

草莓女孩粉蓝毛衣舔手指可爱图片

“他是我的!都让开!”

一声大喝,他也猛冲了过去。

“拦住他!快拦住他!”

似乎是感觉到了危险,那鬼将亦指手连喝。

十多名鬼军,手持长矛,顿时齐攻而上。

徐荣脚步不停,战刀在他手中,又快又狠,左劈右砍,鲜血不时溅洒。

有鬼军横矛格挡,战刀瞬间将长矛从中砍断,力道不减,直接将其劈死当场。

他勇武过人,那鬼将见状,目露惊恐,也当即掉头要跑。

“哪里跑!”徐荣大喝,抢步上前,一刀将其逼退。

鬼将后背撞到墙壁,未等有下一步反应,徐荣的战刀又到了,挂着一股劲风,当头而下。

鬼将没有办法,只能一咬牙,横起弯刀,硬生生架住了这一击。

当啷一声,兵刃相撞。

鬼将肩膀瞬间一塌,他咬牙硬顶,想要弹开战刀,可徐荣已战刀一偏,突然变势,对准其脖颈,横扫而出。

噗的一声,鲜血喷洒,鬼将翻倒在地。

啊!?周围还欲上前的鬼军士卒纷纷大惊失色,脚步连退。

徐荣就势战刀一指:“杀啊——”

身后秦军士气大振。

反观鬼军士卒,随着这处防线的将领被斩,明显都有些慌了,开始边打边退。

越来越多的秦军将士顺着云梯蹿了上来,加入战团,波及范围,越来越广。

城下,城门也在遭受着一下又一下猛烈的撞击。

盟军大营。

“报~~~~”

一名秦军急匆匆跑了进来,单膝跪地,抱拳说道:

“禀大王,我军已攻上城头,敌军正节节败退!”

“好!”萧远精神一震。

紧接着,没过多久,又一名灵军士卒跑了进来。

“禀大王,我军已攻克敌军左翼防线!”

“好!”

“禀大王,我军已拿下右翼防线!”

“好!”

接连传来的战报,令三王都振奋不已。

宣王也是美目亮晶晶的,急声道:“秦王兄。”

萧远明白她的意思,当即说道:“即令盟军体将士,攻入巫峡关!”

随着最高命令的下达,一时间,整个大营内,到处都是步军跑动的声音,夹杂着各部将领的喊喝。

“快点!都跟上!”

这一次,可不是什么分批进攻,而是军出动。

黑夜之中,巫峡关外,入目看去,到处都是火把攒动,铺满平原,一眼望不到尽头。

喊杀声也更大了。

战鼓被敲得如同爆豆一般。

如此规模的夜攻,声势实在太浩大了。

城头上,依旧还在反抗的鬼军见状,无疑肝胆俱裂。

而盟军那边,则是士气再提。

“兄弟们!我方大军已到!鬼军已经败了,杀啊——”

本来就已经攻上了城头,这时候,后面又来了无数的援军,对秦军来说,可想而知,纷纷像打了鸡血一样,大叫着扑向了敌军。

城关上,鬼军开始由节节败退,变为彻底溃败,更有甚者,已扔下长矛,怪叫逃跑。

与此同时,因鬼军内部的慌乱,城门也被轰然撞开。

“杀啊——”

数也数不清的盟军,开始高举战刀,一窝蜂涌向了城门,另有人继续顺着云梯上爬……

正所谓兵败如山倒,这城门一破,盟军杀入关内,鬼军哪里还能抵挡。

刚一涌入城门,兵器碰撞声骤起,惨嚎声更是此起彼伏,有鬼军还端起长矛想要反抗,也有鬼军见势不妙,四散而逃。

场面乱到了极点,另有盟军将领嘶声大吼道:“不要伤了自己人!杀光鬼军——”

因为人数实在太多了!有秦军,有宣军,有灵军。

不过好在,敌我双方,盔甲服装分明,兵器不同,相貌有异。

鬼军这边战败,不仅城防被破,左右两翼防线,更是一路溃逃,已完不可扭转。

关内大营。

此时的乌尔查自然已经收到盟军夜攻的消息,正急急忙忙,欲赶往前线。

这几天来,盟军白天强攻,他要亲自坐镇指挥,晚上又被骚扰,可是没睡过一个好觉。

但他刚带着护卫走出大营,其副将已疾奔了过来,慌忙说道:“将军!大事不好,盟军已经攻入巫峡关了!”

“什么!?”乌尔查大惊,亦要加快脚步。

可副将却拦住了他,再次急道:“哎呀将军!前线战败,将士们正在溃逃,此时再去,于事无补啊!”

“你在说什么屁话!”乌尔查勃然大怒,一把将其推开。

“盟军大举攻入,正朝这边杀来,此地已不宜久留啊将军!”副将都快急哭了。

“可恶!”乌尔查须发皆张,副将再三这么说,他心里已然明白,可哪里能够甘心,不由大吼出声,继而脚下不稳,踉跄后退。

“将军!”

副将急叫,亦朝护卫连连喝道:“快!快护送将军离开这里!”

“平谷!快去平谷——”乌尔查目眦欲裂。

之前,经过盟军这些天的猛攻,巫峡关的鬼军,本来就已经折损严重,兵力锐减,晚上又分出了一支兵马前去攻打平谷县,所以大营这里,其实并没有多少人。

而前线溃败,大营撤退,鬼军也开始遭到面追杀。

不过防线上的残兵败将,倒是给乌尔查拖延了一些时间,他肯定是要比盟军先到平谷的,于奔走途中,亦暗暗祈祷,平谷县已被己方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