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深深的震惊,让付拾一良久都不能回过神来。

   所有人都屏息等着付拾一说话。

   付拾一回过神来,就赶紧摆手:“使不得使不得!这哪里能够!不过是做点吃食,哪能就这样?”

   她还指了指李长博:“李县令这样好的孙儿,就这么换出去,您就不心疼啊?”

   李长博差点脱口而出:不必心疼。

   杜太夫人也是十分给力:“不心疼。再说了,娶进门,也是家里多了一个人。你的品性,我是信得过的。”

   说完也指着李长博:“你瞧他如何?若还行,只管开口。”

   付拾一还是猛的摇头:“使不得使不得。”

   付拾一讪笑:“太夫人想吃什么,只管告诉我一声。”

   然后她赶紧拿起一串鸡翅中:“太夫人试试这个。”

   鸡翅中也是先焯水过后穿起来的。

   烤之前又刷过蜂蜜水。

   明媚阳光印在少女的洁白脸庞

   只要稍微一烤,就是一层脆皮,牢牢的锁住了里头的汁水。

   再刷上秘制酱料——甚至不刷,都好吃。

   杜太夫人一口就忘了自己刚才还在说的事情。

   专心沉浸在了美味的海洋。

   付拾一悄悄舒了一口气,招呼李长博:“李县令吃菜吃菜!”

   李长博深深的看一眼杜太夫人,无奈垂眸。

   就连细嫩多汁的鸡翅膀,都觉得不那么香了。

   杜太夫人一口肉,一口米酒,最后竟是有些醉了。

   杜太夫人醉了也是可爱得很,拉着付拾一说个不停,说的都是李长博小时候的糗事儿。听得付拾一笑个不停。

   李长博在旁边,哭笑不得的维持着平静。

   最后杜太夫人还非要摘葡萄给付拾一尝尝:“你尝尝,尝尝这个葡萄!”

   付拾一哄她:“我知道,可甜了。比别处甜很多。”

   杜太夫人这才罢休。

   好不容易哄着杜太夫人回去睡觉,付拾一呼出一口气,这才轻松了。

   李长博歉然道:“真是对不住。”

   付拾一摇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太夫人很有意思。相处起来也不费劲。”

   然后她又冲着李长博挤眉弄眼:“李县令可要快些找个小娘子成亲了,不然指不定哪天就被太夫人换了肉吃。她这是催你呢。”

   催婚这种事情,古往今来,虽然说的话不一样,做的事不一样,但是本质上,都一样!

   李长博看着付拾一,心里难得有些躁郁:付小娘子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开窍?

   不过最终他还是将这些心思压下去,反而笑着问付拾一:“那付小娘子呢?打算什么时候找?”

   付拾一被问之后倒是很坦然:“我当初来长安,是为了寻亲。这个事儿没办完呢。再说了,兴许将来我还会回蜀地去——”

   在长安城里找,不合适。

   这话还没说完,她就看见李长博的面色有些变化。

   李长博微微皱起眉头来,看着付拾一:“若是一直找不到呢?若是对方愿意与你一同去蜀地呢?”

   付拾一愕然一下,失笑:“找不到也要找啊。真找不到时候,也就罢了。但是肯定要努力过再说。”

   “至于回蜀地——长安城才是容易做出一番成就的地方,让人家跟着我回蜀地,不合适。”付拾一觉得,与其将来面临工作问题,倒不如还是老老实实做个单身狗。

   李长博紧紧皱着眉头,目光有些锐利:“付小娘子一定要回蜀地?”

   付拾一后知后觉反应过来:我不该当着上司的面说什么要回蜀地!这让领导怎么想!

   付拾一赶紧道:“我没想辞职!只是将来李县令也不可能一辈子做县令——”

   李长博缓缓道:“我去何处,我的仵作和师爷就去何处。”

   “付小娘子无需担心这个问题。”

   付拾一:……我不是担心。

   随后又有点疑惑,不明白为什么李长博说起这个事情,反应竟然这么大。

   付拾一揉了揉眉心,然后看向李长博:“李县令,你别误会——”

   “付小娘子终身大事,包在我身上了。”李长博一脸认真,打断了付拾一的话。

   付拾一看着李长博的脸色,一时之间震惊:!!!

   李长博问付拾一:“付小娘子想要什么样的丈夫?”

   付拾一咽了一口口水,差点脱口而出:李县令你这样的。但是想了想容易引起误会,干脆干笑一声:“合心意的就行。”

   李长博继续追问:“怎么算合心意?”

   付拾一:“能说得上话,互相喜爱,并且处理事情,观念都差不多。”

   择偶三大标准:看得对眼,有好感,三观相同。

   说起来像是没什么条件,事实上,条件很明确。

   三观就包括了价值观。

   价值观差不多,就注定基本上经济能力,消费观念都是差不多在一个层次。

   所以其实比门当户对,还多了个许多要求。

   李长博深深的看付拾一,脑子里迅速将自己与付拾一的情况想了一遍:好感肯定有,说话也说得上,处理事情观念也是完一致——

   李长博终于露出微笑来:“那付小娘子就不用着急,静候佳音即可。”

   最多中秋,那头就能有回信。

   再等一等,也好。

   李长博呼出一口气,身心俱是轻松下来。

   “我送付小娘子回去。”他微笑道,顺势提过了方良手里的灯笼。

   付拾一还有点儿懵:李县令今日是怎么了?

   此时的街道已经是没有丝毫行人。

   付拾一和李长博并肩走着,落在队伍最后头。

   付拾一忽然想起一件事情来:“在长安城里,我好像从来没看见过萤火虫。”

   “宫中有。还有那些大一点的园子里有。曲池边上也有。”李长博缓缓道,又问她:“付小娘子这是想看萤火虫了?”

   “从前在蜀地,每每到了夏夜,就会有特别多的萤火虫。很好看。”付拾一仰头看天上的星空,看着星河灿烂,不由得轻叹:“那时候纳凉,就躺在竹床上,看星空,看萤火虫。日子安静得不得了。”

   “以后若有机会去蜀地,付小娘子带我去看看。”李长博顺势接了一句。

   付拾一笑盈盈的应了:“好啊!”

   “若有机会去蜀地,我带李县令去吃遍蜀地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