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根对于客户的每顿饭,都是有费用预算的,即使这位大客户不计成本,也不能赔太多啊。

“佟大爷,在这吃,我们人有点多,费用…”

“抠死你得了,你把我监护好,中午这顿我请了。”

石火珠和小孙同时笑了,这老头是不知道贞水茵的饭量,急需那个大胃王给他上一课。

嗯,有这句话就行,蔡根觉得给这老头上一课,也没有什么心理负担,谁让他不差钱呢。

“小孙,你带团团上去玩吧,我在这好好监护监护佟大爷。”

石火珠明白,这老头不待见自己,刚才的全过程,就没有正眼看过自己,应该是有什么忌讳吧。

识趣的跟着小孙他们上楼了,没有在这陪蔡根。

既然客户提出了需求,蔡根老实的陪着吧,刚才有孩子在,还有时间要求,确实没有泡好。

没有继续在池子里,远离了佟爱国,泡进了大缸。

这特制的大缸,跟煮唐僧的差不多,就差底下架上柴火了。

长流水还保证了缸里的水温,蔡根泡着很是舒畅。

纱裙少女牟静婷清爽可人

说是监护,实际上也不用瞪眼看着吧,蔡根闭上了眼睛。

“蔡根,你看见我抓鱼,咋不好奇呢?”

睁开了眼睛,看见佟爱国也钻进了旁边的大水缸,还真是不着闲,一刻也不让你消停。

“有啥好奇的,你不是有渔网嘛?

渔网不就是捞鱼的吗?哪里奇怪了?”

是啊,你从身上拿出渔网都不奇怪呢,为什么要奇怪可以捞鱼?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蔡根说的也算不错。

佟爱国当然不喜欢蔡根这么淡定,他需要的是,蔡根的好奇,蔡根的崇拜,蔡根的跪下来求他加入萨满教。

“那个渔网是额真贝勒借给我的,不只是渔网,还有很多好东西,简直是上天入地无所不能,这里地方小,我就不给你演示了。”

蔡根闭上了眼睛,轻声的回答,很是敷衍。

“嗯,好厉害,佟大爷好厉害,萨满教好厉害。”

这死样八达的回答,肯定无法满足佟爱国的虚荣心。

“你小子,就不好奇,那鱼是哪里来的吗?”

“是啊,我很好奇啊。

为什么三十五度的温泉池里会有鱼呢?

还是锦鲤了呢?

我实在太好奇了,我好奇的有要睡,不,昏过去了…”

接下来,蔡根真的打起了呼噜。

昨天晚上前半夜在佟爱国家折腾,后半夜在石火珠屋就没咋睡好。

突然放松了,不用顾忌时间,还被这热水一泡,困意袭来,蔡根真的睡着了。

旁边的佟爱国,这就有点尴尬了。

心这么大吗?

看到这么奇怪的事情,都见怪不怪,能忍住刨根问底,这小子经历过啥啊?

突然伸手,用力的拍了一下蔡根的额头。

“我给你开个眼,你仔细看看,是不是真的不好奇。”

这一巴掌,太突然了,惊得蔡根一下就醒了。

“不是,你有病啊,没事打我干啥?我去…”

蔡根突然感觉自己眼前的视线不一样了。

好像多了一个眼睛一般,而且就在自己的额头,还能有独立的视线,不随着原本的两只眼睛看。

第三只眼睛看到的世界,与原本的双眼,有了本质的区别,就像所有的事物都蒙上了一层轻纱,还五光十色的。

低头看了看水中自己的倒影,蔡根发现额头上多了一血红色眼睛的印记,好像画上去的一样。

“你对我干啥了?”

佟爱国终于看到了蔡根的不淡定,很是满意。

“这就是伐兰嘎思哈恩都力的神眼,又称旷野鸟神之眼,能让你看到世界的真相,让所有隐藏都无所遁形。”

一般很多花哨的称谓与赞美,都有夸大成分,蔡根不觉得真像佟爱国说的,能看清什么所谓的真相。

世界的真相也不会那么简单的让一个什么鸟眼就看穿,那多没面子啊。

蔡根用两个视角来看东西,感觉有点不适应,不仅没有看到什么真相,还有点晕,毕竟好像盯着两个屏幕似的,脑子反应不过来。

“你把双眼闭上,只用伐兰嘎思哈恩都力的神眼来看,能更清晰。”

佟爱国发现了蔡根的困扰,出声提醒,介绍经验。

蔡根很听话,闭上了双眼,这回好了很多,至少脑子可以跟上眼中的事物,不会头晕了。

用这什么什么神眼,再看着浴池里,多了很多雾气,还多了很多不明意义的光线,从不同的事物上面发散出来。

“不同颜色的光线,代表着不同含义,而且经常装换,需要按照一定的韵律去理解,你看多了就明白了。”

蔡根估计需要看很久才会明白吧,这原本清晰的画面,在这第三只眼的解析下,有点像是电路板,还是好多层那种,互相联系着,还不断的转换着,异常复杂。

老话不是说,大道至简吗?

这明显是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了啊。

把视线放到了刚才捞过鱼的池子,一池子水像是被三维解析了一样,一副立体的画面,完全展示在蔡根的眼前。

就看到四条锦鲤,从下面的楼板里穿梭而来,穿过池水,顺着墙壁,游到了天花板,穿了进去,就像是在空气中遨游一般,不,比穿梭在空气中还要自由,简直忽视了物质层面的阻隔。

这是幽灵鱼吗?

难道没有实体?

那又怎么被捞住的呢?

难道那渔网可以抓住幽灵?

“那四条鱼,不是实体吧?我天生阴阳眼,所以我能看到。

那么您老人家的渔网,是可以抓住灵体的吗?”

蔡根把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向佟爱国求证。

佟爱国好像早就知道那四条鱼的古怪。

“那可不是什么幽灵,或者灵体。

那是异物,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异世界的物体。

具体是什么,我也不好说,不过能附身,能超脱物质束缚,很意思的东西。

你看那个服务生,就是那个侧脑袋的。”

被佟爱国提醒,蔡根看向了浴池门口给自己烟灰缸的服务生。

这一看,大吃一惊,小伙子浑身上下被一团绿气萦绕,尤其特殊的是他的脑袋,竟然缠着一条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