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粮厂院内,马蛇子接到老二的一个电话之后,很快在办公楼前面跟他见了面。

“好,就是马哥吧。”老二肩上背着一个旅行包,笑着对马蛇子伸出了手掌。

“是刘总的人?”马蛇子看见青年只有一个人到场,微微一笑:“刘总怎么没来啊?”

“刘总那边还有点事需要处理,让我先过来检查一下,如果没问题,我会通知他。”老二解释了一句。

“哈哈,刘总以前也不是这么多疑的性格啊,这边请吧。”马蛇子无语一笑,带着老二向仓库那边走去,同时向他介绍道:“因为刘总说过,他出国的事情,要绝对保密,所以我以前打发了粮厂这边的装卸工,干活的人直接从我公司里调过来,安全和保密性是绝对没问题的。”

两人说话间,马蛇子已经带着青年走进了仓库里,指着里面的一个大约四平米左右的金属箱子开口道:“这个箱子里面,一共能藏下五个人,里面有饮用水、食物和照明用具,这个箱子有外接的管子用来通风,能保证空气流通,不过上厕所啥的,肯定就得委屈一点了,也知道,这是跑路,所以遭罪是难免的。”

“遭罪是暂时的,我们都能克服,主要是安全性有保证吗?”老二过去检查了一下金属箱子,继续问道。

“这一点大可以放心,咱们的车是加装了高护栏的挂车,而且走的是农产品绿色通道,路上很少会遇见临检,在高速上行驶五个小时之后,会在河B省Q皇岛市下车,然后乘船去山D烟T,等上岸之后,直接混在一个旅行团里去云N红H州,到了地方之后,当天就能出境,这样一来,刘总的身份全程都不会暴露,永远不会有人查到他去了哪里,说实话,这种线路,我都是为杀人犯准备的!”马蛇子轻车熟路的回应道。

“车准备好了吗?”老二看着面前的铁箱子还有仓库里堆砌如山的散玉米粒,继续问道。

“粮厂这边有自己的车队,咱们随时能走。”马蛇子再度点头。

“行,跟我走吧。”老二在粮厂转了一圈,发现马蛇子只有自己一个人,转头向门外走去。

亲切感美女气质清纯街拍美照

“跟走?咱们不等刘总过来吗?”马蛇子好奇的问道。

“我不是说了嘛,刘总还有事要处理,先跟我走,咱们去把的费用结了。”老二把话说完,转身就向仓库门外走去,马蛇子见状,也只能跟了出去。

仓库房顶,吴志远看见老二带着马蛇子向工厂院外走去,按下了耳朵上的蓝牙耳机:“发仔,事不对啊,这个人好想要把马蛇子领走。”

“……让他们走,咱们如果把马蛇子扣下,刘浩肯定能察觉出这边有问题。”身在另外一边的肖发伶也看见了这一幕,迅速做出了选择。

很快,老二就带着马蛇子走到了那台私家车边缘,敞开车门后,把身上的旅行包递给了马蛇子:“这里面是给准备的衣服和鞋,换上吧,换完之后,咱们俩就出发。”

“这啥意思啊,哥们?”马蛇子一愣。

“接这个活,是为了赚钱,我们是为了平安,谨慎一点,对大家都好。”老二等马蛇子接过旅行包之后,继续比划了一下手掌:“手机给我。”

“呵呵,们也真是够谨慎的了。”马蛇子僵硬的笑了笑,掏出手机递了过去,随后开始在零下的气温里,站在车边换起了青年带来的衣服,就连内衣裤都脱了个干净。

“行了吗,哥们?”马蛇子换完衣服之后,冻得哆哆嗦嗦的问道。

“上车吧。”老二把马蛇子的电话关机之后,拽开车门,坐在了正驾驶一侧,直接驱车离开。

“呼啦啦!”

青年的车前脚刚走,杨东一行人和肖发伶二人便很快聚在了粮厂门口。

“妈的!本来以为刘浩只是让人过来试探一下虚实,没想到他直接把人带走了,看样子,刘浩是准备把马蛇子控制在手里,亲自看着他安排出国路线,这么一来,咱们就彻底没办法掌控他的行踪了。”肖发伶看着消失在街道上的私家车,烦躁的看向了杨东:“如果实在不行,就只能强行抓人了!”

“没事,让他们走!”杨东摆摆手,一点要抓人的意思都没有。

“想就这么把他们放了?”吴志远挑眉喝问道。

“现在闫海哲已经被拖住了,咱们有足够的时间抓刘浩,这件事,我有自己的办法。”杨东语气平和的回应道。

……

老二在粮厂接到马蛇子之后,驱车沿着漆黑一片的街道,慢悠悠的行驶了差不多十多分钟的时间,确认自己没有被人跟上之后,再度拨通了大孟的号码:“孟哥,我这边没问题,人已经接上了。”

“我给发一个定位,直接来我这边吧。”

“明白!”

老二跟大孟通过一个电话之后,随即就按照大孟发来的定位,行进了大约半个小时左右,再次把车停在了另外一个小镇里,然后按照大孟的指示,开车在镇子里绕了两圈,最终停在了一户民宅院外。

“咣当!”

私家车的车门推开后,老二带着马蛇子一起下车,走进院子后,坐在了平房的客厅当中。

“哎呦我去,刘总,我总算能看见本人了,这几天,我都快让折腾死了。”马蛇子进门后,看见刘浩正坐在客厅内的沙发上,露出了一个如释重负的笑容。

“没办法,我最近身上事多,不谨慎点的话,整不好哪一步就容易踏空了,放心,我不会让白受罪,结账的时候,我多给拿五万块钱,就当补偿了。”刘浩此刻确认马蛇子没什么问题,也心情放松的回应道。

“哈哈,还是刘总讲究!”马蛇子听见这话,也是笑眯眯的应了一声,随即话锋一转道:“刘总,算起来,也试探了我好几天了,咱们到底什么时候动身啊?也知道,现在临近年关,很多长途司机都该放假了,咱们如果继续拖下去的话,原本商定好的价格,可能就不够了。”

“不拖了,我今晚就走!”刘浩笑着回答。

“今晚?”马蛇子微微一怔。

“大孟,收拾一下,咱们现在就出发。”刘浩说话间,拿着斜放在沙发边上的拐杖就站了起来。

“刘总,那咱们走哪条线啊?”马蛇子再问。

“就走粮厂那一条,刚刚老二不是已经确认过,那条路线没问题了吗。”刘浩拄着拐,面无表情的盯着马蛇子。

“行,反正那几条路线都处于运行状态,要是想走,咱们随时都能动,那我现在就给我的人打个电话,让挂车司机准备一下。”马蛇子点头应声。

“电话给他吧。”刘浩应允。

“通话的时候,开免提,告诉司机准备走,但是不许说走哪条线。”老二冷着脸把手机递了过去。

“好!”马蛇子接过电话,在通讯录里翻找了一下,随即拨通了一个备注“大车1”的电话号码。

“喂,马总?”电话对面传来了一个明显还没睡醒的声音。

“准备一下,咱们今晚干活。”马蛇子开**代了一句。

“往哪走啊?”司机顺口问道。

“别瞎打听,麻溜的收拾一下,等我电话吧。”马蛇子按照老二交代的内容回应道。

“好嘞!”司机随即挂断电话,马蛇子也懂事的把电话关机,给老二递了回去。

“这里一共有六十万现金,是答应给的报酬。”大孟等马蛇子打完一个电话之后,也在床边拎起一个旅行包放在了屋里的桌子上,敞开后,里面尽是成捆的现金。

“刘总,那我就不客气了哈。”马蛇子看着整整一包百元钞票,眼神倏然一亮。

“本就是应得的钱,有什么客气的,走吧!”刘浩点点头,随后在大孟和其余三人的护送下,起身向门外走去。

……

刘浩这么一折腾,时间已经接近凌晨三点,众人又开着一台面包车和老二的那台私家车,重新回到了粮厂附近。

“咱们就从这走啊?”刘浩坐在面包车副驾驶位置,看着灯光黯淡的粮厂大院,开口问了一句。

“对,一会等们准备好之后,咱们就开始装车,如果快的话,一小时之内就能出发,大约两天之后的这个时候,应该已经身在国外了。”马蛇子抻着头回应道。

“这一走,再想回来,就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了。”刘浩感慨间,微微降下车窗,任由外面的寒风吹拂着自己的脸颊,似乎是想要记住家乡空气的味道。

“刘总,这话说的言重了,凭的身家,不管是在国内还是国外,过得那肯定都是神仙日子,何必这么感慨呢!”马蛇子笑着缓和了一下气氛。

“我这个人没啥情怀,但最起码知道自己是个中国人……算了,不提了!”刘浩摆摆手,见老二把车停在了仓库门口,再度看向了马蛇子:“咱们就在这登车吗?”

“没错,登车的流程,我都跟这个小兄弟说过了,现在只要打个电话,让我的人过来装车,然后把司机接过来就可以了。”马蛇子点了点头。

“大孟,安排个人过去把司机接过来,路上谨慎点,别让司机跟外人联系,等我登车之后,带人跟司机一起上路,务必要保证信息的严密性。”刘浩谨慎的吩咐道。

“老二,还是去,流程跟刚才一样。”大孟张嘴吩咐了一句。

“妥。”老二点点头,奔着私家车走去。

“刘总,我还得打个电话,叫铲车司机过来,一会得装车。”马蛇子站在仓库的吊灯下面,指着堆积如山的玉米粒开口。

“嗯,打吧,让老二把他们一起接过来。”刘浩已经在几天时间内,查了马蛇子好几次,在加上此刻都已经准备离开了,所以警惕性并不算很高。

“好嘞。”马蛇子从大孟手里接过手机,再度拨通了一个号码:“别睡了,叫上老张和老刘,晚上有点活。”

……

粮厂后墙外,杨东挂断马蛇子的电话后,搓了搓冻僵的手掌,对一边的肖发伶点点头:“刘浩到了,人就在院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