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我还是第一次来魔都呢,之前一直都想着来,可惜都没有时间。”

在向南文物修复工作室里,一个矮胖中年人在覃小天的陪同下,捧着肚子,乐滋滋地左看看,右瞧瞧,看起来好像对什么都很感兴趣似的。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哪个乡镇企业的小领导呢,实际上,他是“南海一号”博物馆古陶瓷修复中心四号修复室的负责人尤金鸣。

当初向南和魔都古陶瓷修复团队赶赴“南海一号”博物馆协助修复文物时,最开始选择的修复室,就是尤金鸣所在的四号修复室。

在那一段时间,尤金鸣和向南相处得很不错,即便向南后来回了魔都,两个人之间依然时不时地会有联系。

在之前,向南文物修复工作室开张之时,尤金鸣听说之后原本也想来捧捧场的,只是时间上不凑巧,那几天考古人员又从南海古沉船里出水了一批文物,其中有一部分残损的古陶瓷需要抢救性修复,所以他没能赶过来,事后还给向南打了电话,说明了原因。

前一段时间,向南给他打电话,说他的工作室要举办古陶瓷修复首届培训班,想请他作为讲师,来给学员们上一堂课。

尤金鸣一听,二话不说就答应下来了。

扳着手指,数着日子,眼前培训班就快要开班了,尤金鸣就急急忙忙坐着飞机来到了魔都。

可惜,他来的时候,向南已经被邀请到F国去修复文物了。

“尤老师,一楼是我们的会客厅和餐厅、厨房,二楼是会议室和两个修复室,您要不要参观一下?”

覃小天给尤金鸣泡了一杯茶,脸上带着点自豪的神色,热情地招呼着,

吊带半熟女孩居家生活照

“您来得不巧,我们古陶瓷修复室的许弋澄许主任,一大早就到这次培训班的授课点魔都艺术学院里去了,他还有些细节上的东西要跟学院方面谈一谈。”

覃小天当初在“南海一号”博物馆古陶瓷修复中心实习,跟尤金鸣也很熟悉,说起话来,也要随意得多。

“没事,我来之前也没跟他打招呼,属于突然袭击。”

尤金鸣双手接过冒着热气的茶水,小心地放在面前的玻璃茶几上,然后才摆了摆手,笑着说道,“我随便参观一下就行。”

尤金鸣说完,便站起来身来,四周走走看看。覃小天则跟在一旁,不时地介绍着。

“不错啊,工作室整体规划得挺不错的。”

尤金鸣一边看一边点头,转头看了覃小天一眼,笑道,“小天,你小子现在过得很滋润吧?”

覃小天有些不好意思,抬起手来挠了挠后脑勺,笑道:“嘿嘿,还好,还好。”

“看来当初你跟着向南跑魔都来,是没有错的。”

尤金鸣感慨了一声,随后又正色道,“我是知道你的,做事不怕苦不怕累,就是玩心太重了,你可要牢牢记住,咱们搞文物修复的,其它的什么都不重要,只有技术才硬道理。”

“嗯。”

覃小天知道尤金鸣是为自己好,听到这里便重重地点了点头,拍了拍胸脯,说道,“尤老师放心,我一直记着呢!”

“嗯,那就好。”

尤金鸣笑了起来,背着双手又开始朝前走去,看着看着,心里便忍不住赞叹起来,向南这小子,是真厉害啊,手下都有这么多修复师了,而且还有好几个资深修复师。

“幸好我没打算离开博物馆,要不然的话,我到这工作室里来,估计连个副主任都当不上。”

快到中午时,许弋澄才赶回工作室。

自从古陶瓷修复首期培训班开始对外招生以来,许弋澄忙得脚后跟都不着地。短短三四天时间,工作室方面就已经收到了八百多份报名资料,远远超过了古书画修复首期培训班的报名总人数。

这里面实际参加工作的人并不多,倒是科班出身的应届毕业生多了一些。

许弋澄和姚嘉莹等人分析了一下原因,很快就得出了结论——

华夏(长安)第二届古陶瓷修复技艺大比还有不到两个月就要开始了,那些有志于在比赛中夺取名次的修复师们,自然不愿意放过这次培训的机会。

而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由京城故宫博物院和国家电视台联合推出的系列纪录片《我为国家修文物》,已经正式在国家电视台第一频道开播了。

第一集是《翰墨书香》,主角就是向南。

作为华夏文物修复界里的屈指可数的明星人物,向南既年轻又帅气,尤其是片头出场的那一幕,在故宫高大的红墙下,向南身穿一袭青色长袍,迎着朝阳缓步走来的那一幕,连当时那个苛刻的导演都被惊艳到了,更别提纪录片在播放之前还要后期制作。

这一次出场,顿时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

尤其是那些应届毕业生们,更是无意之间就被向南给圈了粉。

文物修复这个职业,也终于在普通人的面前,第一次通过媒体的力量,展露出了自己的魅力。

连带着,向南文物修复工作室的散单业务量,在纪录片播出之后,也瞬间达到了一个高峰。

许弋澄回来后,和尤金鸣稍稍聊了几句,然后留他在工作室里一起吃午饭。

如今,工作室里已经聘请了一位阿姨,专门为工作室做午餐和晚餐,顺带着空闲时,清理一下一楼的卫生。

十多个人在餐厅里的圆桌上坐下,正好坐满了整整一桌人。

“对了,前几天国家电视台播放的《我为国家修文物》,大家都看了吗?”

尤金鸣是个自来熟,许弋澄为他介绍了一圈之后,他便笑着开了个话题,

“我那天下班回家后没什么事,打开电视一看,正好看到一个人穿一身长袍在故宫城墙底下走,我心说,这人怎么长得那么像向南啊?仔细一看,嚯!可不就是向南吗?”

顿了顿,尤金鸣接着说道,“发现是向南后,我就更纳闷了,向南怎么穿成这样?这是演古装剧吗?他什么时候去做演员了?再仔细一看,哦,原来是《我为国家修文物》的纪录片啊!这事,你找向南,那准没错!”

众人一听,都笑了起来。

这老尤,说话真是太风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