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看这男人又故作优雅姿态的迷人微笑就知道,不可能。

喜欢一个人哪里会是这样的表情,应该是季亦承那种,耍帅二逼流氓样儿才对。

……

“景小姐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时暝戏谑。

景倾歌斜睨,

“暝少不知道还有身体感官这回事儿吗?有人像色**狼一样死死盯着看,我就不信能没察觉?”

“所以景小姐觉得我是色**狼吗?”时暝故作受伤。

“我以为早就有这个自知之明的。”

听她语气里的讥诮,时暝嘴角噙着的笑意却一点不减,甚至有些玩味儿,就好像在逗一只被逮住的小猫一样。

“我是想说,景小姐这一身裙装很迷人。”他又从头到脚细细的打量了她,目光里毫不掩饰的流露着炙热,还有轻**浮。

景倾歌骤然拧眉,果断恼了。

可爱的苹果头少女阿真

“要是觉得迷人的话,可以自己去买一条,每天晚上洗完澡换上,对着镜子自我欣赏,想怎么陶醉就怎么陶醉!”

……

听她一顿夹枪带棍的努呛,时暝竟还有些愣住,反应过来之后,一下子笑了。

他早就领教过景倾歌的毒舌了,可今天她好像更有趣了。

这一笑,让景倾歌也突然感觉有些……雷了。

白光的灯霭下,男人睫毛轻动,纯金色的眸子好像终于得到了太阳之神的眷顾,如金色麦浪一般涌动,流转着最迷人的魅力,血红的唇角也轻轻挽起,勾勒了一抹纯粹的温柔。

“……”景倾歌闪神,不可思议的瞪了瞪眼珠子。

时暝倏地一怔,好像这才意识到自己表情的失态,骤然,脸色一戾,阴鸷的眸光甚至比之前还要阴森诡谲。

看得景倾歌心口一阵寒凉。

都说女人变脸的速度比翻书快,这男人变脸的速度比女人还快,他们家某位季大Boss也是。

景倾歌嫌弃的甩了甩头,感慨一句,“这世道,男人果然是越来越小气了,伤不起……”

时暝,“……”

……

“叮”—

电梯到了。

门刚一打开,景倾歌就一溜烟儿跑出去了,径直的跑去侧边的西餐厅。

看着那一抹娇艳身影,红裙涟漪,时暝眸光微闪,掠过一抹过晦暗,垂落在腿侧的手掌骤然攥紧。

西餐厅里。

“季亦承。”景倾歌一声娇喊。

靠近落地窗的男人早就已经站起来了。

“美女,赏脸一起吃个饭呗?”季亦承走过来,笑得风**流无比,典型浪荡公子调戏纯情姑娘既视感。

餐厅里其他吃饭的客人们也都看过来了,毕竟如此惹眼的一对俊男美女,总能在人群里第一时间成为焦点。

景倾歌微笑,

“我能拒绝吗?”

“乖,当然不能!”季亦承脖子一甩,直接抓过她的小手,牵紧了又过来餐桌坐下,一脸“这是我家女朋友”的霸道样儿。

……

隔得不远的邻桌,欧文,路然,乔安娜,三个人扭着头边吃边看,默默感慨起来。

“这俩人真的叫光明正大的调情说爱……”

“无时无刻秀恩爱……”

“被伤害……” 【 .】,精彩免费!

看这男人又故作优雅姿态的迷人微笑就知道,不可能。

喜欢一个人哪里会是这样的表情,应该是季亦承那种,耍帅二逼流氓样儿才对。

……

“景小姐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时暝戏谑。

景倾歌斜睨,

“暝少不知道还有身体感官这回事儿吗?有人像色**狼一样死死盯着看,我就不信能没察觉?”

“所以景小姐觉得我是色**狼吗?”时暝故作受伤。

“我以为早就有这个自知之明的。”

听她语气里的讥诮,时暝嘴角噙着的笑意却一点不减,甚至有些玩味儿,就好像在逗一只被逮住的小猫一样。

“我是想说,景小姐这一身裙装很迷人。”他又从头到脚细细的打量了她,目光里毫不掩饰的流露着炙热,还有轻**浮。

景倾歌骤然拧眉,果断恼了。

“要是觉得迷人的话,可以自己去买一条,每天晚上洗完澡换上,对着镜子自我欣赏,想怎么陶醉就怎么陶醉!”

……

听她一顿夹枪带棍的努呛,时暝竟还有些愣住,反应过来之后,一下子笑了。

他早就领教过景倾歌的毒舌了,可今天她好像更有趣了。

这一笑,让景倾歌也突然感觉有些……雷了。

白光的灯霭下,男人睫毛轻动,纯金色的眸子好像终于得到了太阳之神的眷顾,如金色麦浪一般涌动,流转着最迷人的魅力,血红的唇角也轻轻挽起,勾勒了一抹纯粹的温柔。

“……”景倾歌闪神,不可思议的瞪了瞪眼珠子。

时暝倏地一怔,好像这才意识到自己表情的失态,骤然,脸色一戾,阴鸷的眸光甚至比之前还要阴森诡谲。

看得景倾歌心口一阵寒凉。

都说女人变脸的速度比翻书快,这男人变脸的速度比女人还快,他们家某位季大Boss也是。

景倾歌嫌弃的甩了甩头,感慨一句,“这世道,男人果然是越来越小气了,伤不起……”

时暝,“……”

……

“叮”—

电梯到了。

门刚一打开,景倾歌就一溜烟儿跑出去了,径直的跑去侧边的西餐厅。

看着那一抹娇艳身影,红裙涟漪,时暝眸光微闪,掠过一抹过晦暗,垂落在腿侧的手掌骤然攥紧。

西餐厅里。

“季亦承。”景倾歌一声娇喊。

靠近落地窗的男人早就已经站起来了。

“美女,赏脸一起吃个饭呗?”季亦承走过来,笑得风**流无比,典型浪荡公子调戏纯情姑娘既视感。

餐厅里其他吃饭的客人们也都看过来了,毕竟如此惹眼的一对俊男美女,总能在人群里第一时间成为焦点。

景倾歌微笑,

“我能拒绝吗?”

“乖,当然不能!”季亦承脖子一甩,直接抓过她的小手,牵紧了又过来餐桌坐下,一脸“这是我家女朋友”的霸道样儿。

……

隔得不远的邻桌,欧文,路然,乔安娜,三个人扭着头边吃边看,默默感慨起来。

“这俩人真的叫光明正大的调情说爱……”

“无时无刻秀恩爱……”

“被伤害……”

【 .】,精彩免费!

看这男人又故作优雅姿态的迷人微笑就知道,不可能。

喜欢一个人哪里会是这样的表情,应该是季亦承那种,耍帅二逼流氓样儿才对。

……

“景小姐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时暝戏谑。

景倾歌斜睨,

“暝少不知道还有身体感官这回事儿吗?有人像色**狼一样死死盯着看,我就不信能没察觉?”

“所以景小姐觉得我是色**狼吗?”时暝故作受伤。

“我以为早就有这个自知之明的。”

听她语气里的讥诮,时暝嘴角噙着的笑意却一点不减,甚至有些玩味儿,就好像在逗一只被逮住的小猫一样。

“我是想说,景小姐这一身裙装很迷人。”他又从头到脚细细的打量了她,目光里毫不掩饰的流露着炙热,还有轻**浮。

景倾歌骤然拧眉,果断恼了。

“要是觉得迷人的话,可以自己去买一条,每天晚上洗完澡换上,对着镜子自我欣赏,想怎么陶醉就怎么陶醉!”

……

听她一顿夹枪带棍的努呛,时暝竟还有些愣住,反应过来之后,一下子笑了。

他早就领教过景倾歌的毒舌了,可今天她好像更有趣了。

这一笑,让景倾歌也突然感觉有些……雷了。

白光的灯霭下,男人睫毛轻动,纯金色的眸子好像终于得到了太阳之神的眷顾,如金色麦浪一般涌动,流转着最迷人的魅力,血红的唇角也轻轻挽起,勾勒了一抹纯粹的温柔。

“……”景倾歌闪神,不可思议的瞪了瞪眼珠子。

时暝倏地一怔,好像这才意识到自己表情的失态,骤然,脸色一戾,阴鸷的眸光甚至比之前还要阴森诡谲。

看得景倾歌心口一阵寒凉。

都说女人变脸的速度比翻书快,这男人变脸的速度比女人还快,他们家某位季大Boss也是。

景倾歌嫌弃的甩了甩头,感慨一句,“这世道,男人果然是越来越小气了,伤不起……”

时暝,“……”

……

“叮”—

电梯到了。

门刚一打开,景倾歌就一溜烟儿跑出去了,径直的跑去侧边的西餐厅。

看着那一抹娇艳身影,红裙涟漪,时暝眸光微闪,掠过一抹过晦暗,垂落在腿侧的手掌骤然攥紧。

西餐厅里。

“季亦承。”景倾歌一声娇喊。

靠近落地窗的男人早就已经站起来了。

“美女,赏脸一起吃个饭呗?”季亦承走过来,笑得风**流无比,典型浪荡公子调戏纯情姑娘既视感。

餐厅里其他吃饭的客人们也都看过来了,毕竟如此惹眼的一对俊男美女,总能在人群里第一时间成为焦点。

景倾歌微笑,

“我能拒绝吗?”

“乖,当然不能!”季亦承脖子一甩,直接抓过她的小手,牵紧了又过来餐桌坐下,一脸“这是我家女朋友”的霸道样儿。

……

隔得不远的邻桌,欧文,路然,乔安娜,三个人扭着头边吃边看,默默感慨起来。

“这俩人真的叫光明正大的调情说爱……”

“无时无刻秀恩爱……”

“被伤害……”

【 .】,精彩免费!

看这男人又故作优雅姿态的迷人微笑就知道,不可能。

喜欢一个人哪里会是这样的表情,应该是季亦承那种,耍帅二逼流氓样儿才对。

……

“景小姐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时暝戏谑。

景倾歌斜睨,

“暝少不知道还有身体感官这回事儿吗?有人像色**狼一样死死盯着看,我就不信能没察觉?”

“所以景小姐觉得我是色**狼吗?”时暝故作受伤。

“我以为早就有这个自知之明的。”

听她语气里的讥诮,时暝嘴角噙着的笑意却一点不减,甚至有些玩味儿,就好像在逗一只被逮住的小猫一样。

“我是想说,景小姐这一身裙装很迷人。”他又从头到脚细细的打量了她,目光里毫不掩饰的流露着炙热,还有轻**浮。

景倾歌骤然拧眉,果断恼了。

“要是觉得迷人的话,可以自己去买一条,每天晚上洗完澡换上,对着镜子自我欣赏,想怎么陶醉就怎么陶醉!”

……

听她一顿夹枪带棍的努呛,时暝竟还有些愣住,反应过来之后,一下子笑了。

他早就领教过景倾歌的毒舌了,可今天她好像更有趣了。

这一笑,让景倾歌也突然感觉有些……雷了。

白光的灯霭下,男人睫毛轻动,纯金色的眸子好像终于得到了太阳之神的眷顾,如金色麦浪一般涌动,流转着最迷人的魅力,血红的唇角也轻轻挽起,勾勒了一抹纯粹的温柔。

“……”景倾歌闪神,不可思议的瞪了瞪眼珠子。

时暝倏地一怔,好像这才意识到自己表情的失态,骤然,脸色一戾,阴鸷的眸光甚至比之前还要阴森诡谲。

看得景倾歌心口一阵寒凉。

都说女人变脸的速度比翻书快,这男人变脸的速度比女人还快,他们家某位季大Boss也是。

景倾歌嫌弃的甩了甩头,感慨一句,“这世道,男人果然是越来越小气了,伤不起……”

时暝,“……”

……

“叮”—

电梯到了。

门刚一打开,景倾歌就一溜烟儿跑出去了,径直的跑去侧边的西餐厅。

看着那一抹娇艳身影,红裙涟漪,时暝眸光微闪,掠过一抹过晦暗,垂落在腿侧的手掌骤然攥紧。

西餐厅里。

“季亦承。”景倾歌一声娇喊。

靠近落地窗的男人早就已经站起来了。

“美女,赏脸一起吃个饭呗?”季亦承走过来,笑得风**流无比,典型浪荡公子调戏纯情姑娘既视感。

餐厅里其他吃饭的客人们也都看过来了,毕竟如此惹眼的一对俊男美女,总能在人群里第一时间成为焦点。

景倾歌微笑,

“我能拒绝吗?”

“乖,当然不能!”季亦承脖子一甩,直接抓过她的小手,牵紧了又过来餐桌坐下,一脸“这是我家女朋友”的霸道样儿。

……

隔得不远的邻桌,欧文,路然,乔安娜,三个人扭着头边吃边看,默默感慨起来。

“这俩人真的叫光明正大的调情说爱……”

“无时无刻秀恩爱……”

“被伤害……”

【 .】,精彩免费!

看这男人又故作优雅姿态的迷人微笑就知道,不可能。

喜欢一个人哪里会是这样的表情,应该是季亦承那种,耍帅二逼流氓样儿才对。

……

“景小姐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时暝戏谑。

景倾歌斜睨,

“暝少不知道还有身体感官这回事儿吗?有人像色**狼一样死死盯着看,我就不信能没察觉?”

“所以景小姐觉得我是色**狼吗?”时暝故作受伤。

“我以为早就有这个自知之明的。”

听她语气里的讥诮,时暝嘴角噙着的笑意却一点不减,甚至有些玩味儿,就好像在逗一只被逮住的小猫一样。

“我是想说,景小姐这一身裙装很迷人。”他又从头到脚细细的打量了她,目光里毫不掩饰的流露着炙热,还有轻**浮。

景倾歌骤然拧眉,果断恼了。

“要是觉得迷人的话,可以自己去买一条,每天晚上洗完澡换上,对着镜子自我欣赏,想怎么陶醉就怎么陶醉!”

……

听她一顿夹枪带棍的努呛,时暝竟还有些愣住,反应过来之后,一下子笑了。

他早就领教过景倾歌的毒舌了,可今天她好像更有趣了。

这一笑,让景倾歌也突然感觉有些……雷了。

白光的灯霭下,男人睫毛轻动,纯金色的眸子好像终于得到了太阳之神的眷顾,如金色麦浪一般涌动,流转着最迷人的魅力,血红的唇角也轻轻挽起,勾勒了一抹纯粹的温柔。

“……”景倾歌闪神,不可思议的瞪了瞪眼珠子。

时暝倏地一怔,好像这才意识到自己表情的失态,骤然,脸色一戾,阴鸷的眸光甚至比之前还要阴森诡谲。

看得景倾歌心口一阵寒凉。

都说女人变脸的速度比翻书快,这男人变脸的速度比女人还快,他们家某位季大Boss也是。

景倾歌嫌弃的甩了甩头,感慨一句,“这世道,男人果然是越来越小气了,伤不起……”

时暝,“……”

……

“叮”—

电梯到了。

门刚一打开,景倾歌就一溜烟儿跑出去了,径直的跑去侧边的西餐厅。

看着那一抹娇艳身影,红裙涟漪,时暝眸光微闪,掠过一抹过晦暗,垂落在腿侧的手掌骤然攥紧。

西餐厅里。

“季亦承。”景倾歌一声娇喊。

靠近落地窗的男人早就已经站起来了。

“美女,赏脸一起吃个饭呗?”季亦承走过来,笑得风**流无比,典型浪荡公子调戏纯情姑娘既视感。

餐厅里其他吃饭的客人们也都看过来了,毕竟如此惹眼的一对俊男美女,总能在人群里第一时间成为焦点。

景倾歌微笑,

“我能拒绝吗?”

“乖,当然不能!”季亦承脖子一甩,直接抓过她的小手,牵紧了又过来餐桌坐下,一脸“这是我家女朋友”的霸道样儿。

……

隔得不远的邻桌,欧文,路然,乔安娜,三个人扭着头边吃边看,默默感慨起来。

“这俩人真的叫光明正大的调情说爱……”

“无时无刻秀恩爱……”

“被伤害……”

【 .】,精彩免费!

看这男人又故作优雅姿态的迷人微笑就知道,不可能。

喜欢一个人哪里会是这样的表情,应该是季亦承那种,耍帅二逼流氓样儿才对。

……

“景小姐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时暝戏谑。

景倾歌斜睨,

“暝少不知道还有身体感官这回事儿吗?有人像色**狼一样死死盯着看,我就不信能没察觉?”

“所以景小姐觉得我是色**狼吗?”时暝故作受伤。

“我以为早就有这个自知之明的。”

听她语气里的讥诮,时暝嘴角噙着的笑意却一点不减,甚至有些玩味儿,就好像在逗一只被逮住的小猫一样。

“我是想说,景小姐这一身裙装很迷人。”他又从头到脚细细的打量了她,目光里毫不掩饰的流露着炙热,还有轻**浮。

景倾歌骤然拧眉,果断恼了。

“要是觉得迷人的话,可以自己去买一条,每天晚上洗完澡换上,对着镜子自我欣赏,想怎么陶醉就怎么陶醉!”

……

听她一顿夹枪带棍的努呛,时暝竟还有些愣住,反应过来之后,一下子笑了。

他早就领教过景倾歌的毒舌了,可今天她好像更有趣了。

这一笑,让景倾歌也突然感觉有些……雷了。

白光的灯霭下,男人睫毛轻动,纯金色的眸子好像终于得到了太阳之神的眷顾,如金色麦浪一般涌动,流转着最迷人的魅力,血红的唇角也轻轻挽起,勾勒了一抹纯粹的温柔。

“……”景倾歌闪神,不可思议的瞪了瞪眼珠子。

时暝倏地一怔,好像这才意识到自己表情的失态,骤然,脸色一戾,阴鸷的眸光甚至比之前还要阴森诡谲。

看得景倾歌心口一阵寒凉。

都说女人变脸的速度比翻书快,这男人变脸的速度比女人还快,他们家某位季大Boss也是。

景倾歌嫌弃的甩了甩头,感慨一句,“这世道,男人果然是越来越小气了,伤不起……”

时暝,“……”

……

“叮”—

电梯到了。

门刚一打开,景倾歌就一溜烟儿跑出去了,径直的跑去侧边的西餐厅。

看着那一抹娇艳身影,红裙涟漪,时暝眸光微闪,掠过一抹过晦暗,垂落在腿侧的手掌骤然攥紧。

西餐厅里。

“季亦承。”景倾歌一声娇喊。

靠近落地窗的男人早就已经站起来了。

“美女,赏脸一起吃个饭呗?”季亦承走过来,笑得风**流无比,典型浪荡公子调戏纯情姑娘既视感。

餐厅里其他吃饭的客人们也都看过来了,毕竟如此惹眼的一对俊男美女,总能在人群里第一时间成为焦点。

景倾歌微笑,

“我能拒绝吗?”

“乖,当然不能!”季亦承脖子一甩,直接抓过她的小手,牵紧了又过来餐桌坐下,一脸“这是我家女朋友”的霸道样儿。

……

隔得不远的邻桌,欧文,路然,乔安娜,三个人扭着头边吃边看,默默感慨起来。

“这俩人真的叫光明正大的调情说爱……”

“无时无刻秀恩爱……”

“被伤害……”

【 .】,精彩免费!

看这男人又故作优雅姿态的迷人微笑就知道,不可能。

喜欢一个人哪里会是这样的表情,应该是季亦承那种,耍帅二逼流氓样儿才对。

……

“景小姐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时暝戏谑。

景倾歌斜睨,

“暝少不知道还有身体感官这回事儿吗?有人像色**狼一样死死盯着看,我就不信能没察觉?”

“所以景小姐觉得我是色**狼吗?”时暝故作受伤。

“我以为早就有这个自知之明的。”

听她语气里的讥诮,时暝嘴角噙着的笑意却一点不减,甚至有些玩味儿,就好像在逗一只被逮住的小猫一样。

“我是想说,景小姐这一身裙装很迷人。”他又从头到脚细细的打量了她,目光里毫不掩饰的流露着炙热,还有轻**浮。

景倾歌骤然拧眉,果断恼了。

“要是觉得迷人的话,可以自己去买一条,每天晚上洗完澡换上,对着镜子自我欣赏,想怎么陶醉就怎么陶醉!”

……

听她一顿夹枪带棍的努呛,时暝竟还有些愣住,反应过来之后,一下子笑了。

他早就领教过景倾歌的毒舌了,可今天她好像更有趣了。

这一笑,让景倾歌也突然感觉有些……雷了。

白光的灯霭下,男人睫毛轻动,纯金色的眸子好像终于得到了太阳之神的眷顾,如金色麦浪一般涌动,流转着最迷人的魅力,血红的唇角也轻轻挽起,勾勒了一抹纯粹的温柔。

“……”景倾歌闪神,不可思议的瞪了瞪眼珠子。

时暝倏地一怔,好像这才意识到自己表情的失态,骤然,脸色一戾,阴鸷的眸光甚至比之前还要阴森诡谲。

看得景倾歌心口一阵寒凉。

都说女人变脸的速度比翻书快,这男人变脸的速度比女人还快,他们家某位季大Boss也是。

景倾歌嫌弃的甩了甩头,感慨一句,“这世道,男人果然是越来越小气了,伤不起……”

时暝,“……”

……

“叮”—

电梯到了。

门刚一打开,景倾歌就一溜烟儿跑出去了,径直的跑去侧边的西餐厅。

看着那一抹娇艳身影,红裙涟漪,时暝眸光微闪,掠过一抹过晦暗,垂落在腿侧的手掌骤然攥紧。

西餐厅里。

“季亦承。”景倾歌一声娇喊。

靠近落地窗的男人早就已经站起来了。

“美女,赏脸一起吃个饭呗?”季亦承走过来,笑得风**流无比,典型浪荡公子调戏纯情姑娘既视感。

餐厅里其他吃饭的客人们也都看过来了,毕竟如此惹眼的一对俊男美女,总能在人群里第一时间成为焦点。

景倾歌微笑,

“我能拒绝吗?”

“乖,当然不能!”季亦承脖子一甩,直接抓过她的小手,牵紧了又过来餐桌坐下,一脸“这是我家女朋友”的霸道样儿。

……

隔得不远的邻桌,欧文,路然,乔安娜,三个人扭着头边吃边看,默默感慨起来。

“这俩人真的叫光明正大的调情说爱……”

“无时无刻秀恩爱……”

“被伤害……”

【 .】,精彩免费!

看这男人又故作优雅姿态的迷人微笑就知道,不可能。

喜欢一个人哪里会是这样的表情,应该是季亦承那种,耍帅二逼流氓样儿才对。

……

“景小姐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时暝戏谑。

景倾歌斜睨,

“暝少不知道还有身体感官这回事儿吗?有人像色**狼一样死死盯着看,我就不信能没察觉?”

“所以景小姐觉得我是色**狼吗?”时暝故作受伤。

“我以为早就有这个自知之明的。”

听她语气里的讥诮,时暝嘴角噙着的笑意却一点不减,甚至有些玩味儿,就好像在逗一只被逮住的小猫一样。

“我是想说,景小姐这一身裙装很迷人。”他又从头到脚细细的打量了她,目光里毫不掩饰的流露着炙热,还有轻**浮。

景倾歌骤然拧眉,果断恼了。

“要是觉得迷人的话,可以自己去买一条,每天晚上洗完澡换上,对着镜子自我欣赏,想怎么陶醉就怎么陶醉!”

……

听她一顿夹枪带棍的努呛,时暝竟还有些愣住,反应过来之后,一下子笑了。

他早就领教过景倾歌的毒舌了,可今天她好像更有趣了。

这一笑,让景倾歌也突然感觉有些……雷了。

白光的灯霭下,男人睫毛轻动,纯金色的眸子好像终于得到了太阳之神的眷顾,如金色麦浪一般涌动,流转着最迷人的魅力,血红的唇角也轻轻挽起,勾勒了一抹纯粹的温柔。

“……”景倾歌闪神,不可思议的瞪了瞪眼珠子。

时暝倏地一怔,好像这才意识到自己表情的失态,骤然,脸色一戾,阴鸷的眸光甚至比之前还要阴森诡谲。

看得景倾歌心口一阵寒凉。

都说女人变脸的速度比翻书快,这男人变脸的速度比女人还快,他们家某位季大Boss也是。

景倾歌嫌弃的甩了甩头,感慨一句,“这世道,男人果然是越来越小气了,伤不起……”

时暝,“……”

……

“叮”—

电梯到了。

门刚一打开,景倾歌就一溜烟儿跑出去了,径直的跑去侧边的西餐厅。

看着那一抹娇艳身影,红裙涟漪,时暝眸光微闪,掠过一抹过晦暗,垂落在腿侧的手掌骤然攥紧。

西餐厅里。

“季亦承。”景倾歌一声娇喊。

靠近落地窗的男人早就已经站起来了。

“美女,赏脸一起吃个饭呗?”季亦承走过来,笑得风**流无比,典型浪荡公子调戏纯情姑娘既视感。

餐厅里其他吃饭的客人们也都看过来了,毕竟如此惹眼的一对俊男美女,总能在人群里第一时间成为焦点。

景倾歌微笑,

“我能拒绝吗?”

“乖,当然不能!”季亦承脖子一甩,直接抓过她的小手,牵紧了又过来餐桌坐下,一脸“这是我家女朋友”的霸道样儿。

……

隔得不远的邻桌,欧文,路然,乔安娜,三个人扭着头边吃边看,默默感慨起来。

“这俩人真的叫光明正大的调情说爱……”

“无时无刻秀恩爱……”

“被伤害……”

【 .】,精彩免费!

看这男人又故作优雅姿态的迷人微笑就知道,不可能。

喜欢一个人哪里会是这样的表情,应该是季亦承那种,耍帅二逼流氓样儿才对。

……

“景小姐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时暝戏谑。

景倾歌斜睨,

“暝少不知道还有身体感官这回事儿吗?有人像色**狼一样死死盯着看,我就不信能没察觉?”

“所以景小姐觉得我是色**狼吗?”时暝故作受伤。

“我以为早就有这个自知之明的。”

听她语气里的讥诮,时暝嘴角噙着的笑意却一点不减,甚至有些玩味儿,就好像在逗一只被逮住的小猫一样。

“我是想说,景小姐这一身裙装很迷人。”他又从头到脚细细的打量了她,目光里毫不掩饰的流露着炙热,还有轻**浮。

景倾歌骤然拧眉,果断恼了。

“要是觉得迷人的话,可以自己去买一条,每天晚上洗完澡换上,对着镜子自我欣赏,想怎么陶醉就怎么陶醉!”

……

听她一顿夹枪带棍的努呛,时暝竟还有些愣住,反应过来之后,一下子笑了。

他早就领教过景倾歌的毒舌了,可今天她好像更有趣了。

这一笑,让景倾歌也突然感觉有些……雷了。

白光的灯霭下,男人睫毛轻动,纯金色的眸子好像终于得到了太阳之神的眷顾,如金色麦浪一般涌动,流转着最迷人的魅力,血红的唇角也轻轻挽起,勾勒了一抹纯粹的温柔。

“……”景倾歌闪神,不可思议的瞪了瞪眼珠子。

时暝倏地一怔,好像这才意识到自己表情的失态,骤然,脸色一戾,阴鸷的眸光甚至比之前还要阴森诡谲。

看得景倾歌心口一阵寒凉。

都说女人变脸的速度比翻书快,这男人变脸的速度比女人还快,他们家某位季大Boss也是。

景倾歌嫌弃的甩了甩头,感慨一句,“这世道,男人果然是越来越小气了,伤不起……”

时暝,“……”

……

“叮”—

电梯到了。

门刚一打开,景倾歌就一溜烟儿跑出去了,径直的跑去侧边的西餐厅。

看着那一抹娇艳身影,红裙涟漪,时暝眸光微闪,掠过一抹过晦暗,垂落在腿侧的手掌骤然攥紧。

西餐厅里。

“季亦承。”景倾歌一声娇喊。

靠近落地窗的男人早就已经站起来了。

“美女,赏脸一起吃个饭呗?”季亦承走过来,笑得风**流无比,典型浪荡公子调戏纯情姑娘既视感。

餐厅里其他吃饭的客人们也都看过来了,毕竟如此惹眼的一对俊男美女,总能在人群里第一时间成为焦点。

景倾歌微笑,

“我能拒绝吗?”

“乖,当然不能!”季亦承脖子一甩,直接抓过她的小手,牵紧了又过来餐桌坐下,一脸“这是我家女朋友”的霸道样儿。

……

隔得不远的邻桌,欧文,路然,乔安娜,三个人扭着头边吃边看,默默感慨起来。

“这俩人真的叫光明正大的调情说爱……”

“无时无刻秀恩爱……”

“被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