睿熙笑着接口道:“哥,看来咱们这位大姨父太孤陋孤闻了,还不知道妈咪和爸爸有了新的双胞胎,风家子嗣绵延不断的消息呢。”

“嗯,那肯定啊,他坐牢这么多年,在里面被人羞辱,据说也被人非常炖豆腐过,更被人灌过黄金汤,确实吃了很多苦。”顾萧墨再度叹息:“所以脑袋受了伤,记不住事,也总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难以自拔。”

“嗯错误的估计形式。”睿熙道:“也是他的毛病。不过哥,你刚才说,黄金汤怎么回事?肥肠炖豆腐怎么回事?”

顾萧墨神秘一笑,看着肖默腾那章铁青的脸,道:“睿熙啊,你好单纯啊,黄金汤就是大便小便的混合物,估计咱们这位大姨父一定尝过的,看脸色就知道了。”

肖默腾气的胸膛起伏,却无法反驳。

“呃,好恶心。”睿熙摇摇头。

“估计这位大姨父也被爆过秋天的菊花吧。”顾萧墨笑了笑,“所以他现在这样子,是在怀念那一种滋味吧。”

睿熙点了点头开口道:“嗯,我看着好像也沉浸其中,应该是在怀念那种滋味。只是这人太过可恶了,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招惹我们妈咪和星光,在妈咪有了小五小六的时候试着给她添堵,这男人其心可诛。”

“你们说什么?顾好又怀孕了?”肖默腾气急败坏的高声质问。

关于这两个孩子侮辱自己的那些话,哪怕是说中了某些场景,肖默腾百口莫辩,也不这么在乎了。

但是,现在最重要的一点是顾好怎么又怀孕了,而且还是双胞胎,小五小六?

她怎么那么能生啊?

国际小姐之美女高清旗袍摄影图片

肖默腾想到顾好这么能生为风家开枝散叶,这么多的孩子,而自己肖家却没有一个孩子。

父母对自己的失望那么的深,想到这些,肖默腾的心里就更加的难以接受,更加的不甘心。

顾好是他的,怎么能跟风熠宸生这么多的孩子?

而且年纪这么大了,还在生孩子,实在太可恶了。

他在监狱里坐牢的时候,遭遇了多少的羞辱和苦难?

想到自己曾经遭遇的羞辱,在里面吃的那些苦,被人侮辱时候不能反抗,他只能接受现实的时候,顾好和风熠宸在做什么。

也许那个时候他们就在生孩子或者做着生孩子该做的事情。

想到这一切,肖默腾的心里就无比的难受。

而此刻,顾萧墨和睿熙都不搭理他,似乎也不着急,反正看肖默腾发火着急,他们不着急。

就这么虐这个不死心不甘心的可

怜残疾男人。

他残疾的不只是身体,更是心里。

“我问你们话呢,说话?”肖默腾看没人搭理自己,更是气急败坏了。

顾萧墨非常欠扁的反驳道:“大姨父,你这话说的真是可笑,你问我们话我们就该回答吗?谁规定了你有问我们就必须有答啊?”

“即使有回答,我们也不着急,反正让你着急,我们看着挺开心的,就是故意的,不想搭理你。”睿熙也很调皮的笑了笑。

“叫风熠宸来,叫你爸来。”肖默腾气坏了,只好愤怒的大喊。

“你不配见我们的爸爸。”睿熙淡淡的讽刺道:“其实我们就是故意的进来看你的,因为我们就是想让你知道,我们风家人挺多的,而你现在混成了孤家寡人,实在是可怜至极。

像你这样可怜的男人实在是太悲哀了,都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你说你活着干什么呢?以后是不是还想进去吃牢饭,难道这么多年的牢饭你没吃够吗?还想继续进去折腾继续吃,哦,对了,是太想要继续喝那个所谓的黄金汤吗?大姨父难不成这玩意你也容易上瘾吗?”

“闭嘴。”肖默腾骂了起来:“你这个毛小子不用跟我来这一套,我告诉你。我什么阵势没见过你,小子还在我跟前给我卖弄这些东西。”

“哦,既然明白,为什么还要招惹我们家呢?这不是有病吗?”睿熙反问。

“哼,招惹你们?我就是故意的,你们家?你们家害的我好惨,我为什么不能招惹你们家?”肖默腾嗤之以鼻的冷哼:“我就是跟你们势不两立。”

“嗯,看出来了,你现在是想要去坐牢,继续喝黄金汤,继续享受里面被羞辱的滋味。”顾萧墨淡淡的开口道:“去继续慰藉那些需要你慰藉的狱友。”

睿熙听得哥哥这么毒舌,也是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哥,看来大姨父坐牢这么久,在里面找到了真爱。”

“确定是真爱无疑了,这不想要继续折腾事,继续进去坐牢。”顾萧墨笑着提醒道:“可是亲爱的大姨父,你可想清楚了,你这次进去不一定能跟你真爱分在一起。”

“小兔崽子,你们休要羞辱我,叫风熠宸这个老缩头乌龟出来。”肖默腾看向了别处,似乎在寻找着风熠宸的身影。

他知道,其实此刻,风熠宸一定在某个角落里,偷偷的看着自己。

他想要搜寻摄像头的方向,可是整个房间的墙壁伪装的太好了,根本看不出来到底在什么地方。

肖默腾很是沮丧,也更加的着急了。

多年前的自己不是风熠宸的对手,

多年后的自己,依然不是。

这一切都在风熠宸的掌控之中。

此时的外面风熠宸安安静静的注视着里面的场景。

有两个儿子出马,他根本不需要担忧,就顾萧墨那张嘴就足以把人给气死了,再加上睿熙现在这口才也是了得。

两个人这么一唱一和得配合默契十足,肖默腾根本也不是对手。

风熠宸也就更加悠闲了起来,眼中升腾起一种为人父的骄傲。

肖默腾心有不甘也好,不平衡也好,这一切都是徒劳的。

“别用激将法了。”顾萧墨淡淡的一笑:“你越是这么骂,我们越是不着急,想要见到我爸,那可不那么容易的。”

睿熙一愣,下意识的看向了顾萧墨。

哥哥刚才居然说“我爸”,这真是破天荒啊。

第一次见到哥哥这么直接承认,睿熙很是惊讶,他感觉爸爸要是听到这话,一定激动地跑进来。

果然这个念头刚刚冒出来,就看到了门开了。

风熠宸略带一丝激动地走了进来,看着儿子顾萧墨,那张成熟坚毅的脸上满是惊喜。

他的儿子跟肖默腾说了“我爸”这个称呼哎。

太意外了。

他这一进门。

顾萧墨眉头皱了皱,看着他,有点无奈的开口道:“怎么回事啊你?我刚说了你不着急进来,你就进来了。”

风熠宸看都不看肖默腾,只是看着顾萧墨,那双眼睛里满是喜悦。“儿子啊,刚才你可是叫了我爸爸,来,再叫一声。”

顾萧墨眉头一皱,下意识的看向了风熠宸。

他好像是叫了。

可是,那不是跟肖默腾示威吗?

总不能当着肖默腾的面,叫风熠宸为老风吧?

这也不太合适啊。

现在老风跑了进来,还当着肖默腾的面跟自己这么吩咐,顾萧墨知道,不叫,老风肯定被肖默腾挤兑。

叫,太没面子。

他都坚持了这么多年了,这一招难道要破功了吗?

有点懊恼。

肖默腾很是不解,听得云里雾里的,完不知道怎么回事。

他看着这父子三人,他们都无视自己,太气人了。

他立刻叫嚣了起来:“风熠宸,你总算是出现了,我等你很久了。”

“滚一边去。”风熠宸沉声的喝斥道:“懒得搭理你。”

接着,他换了一副慈祥的面容看着顾萧墨,还温柔的笑了起来:“儿子,快点叫啊,来,爸爸等着你呢。”